资讯  >  频道  >  正文

动物不再凶猛,少年不再少年,你还是你

本文作者:支天瑞

《少年的你》是有“电影感”的青春片,也是大陆银幕上具有“现实感”的电影。这种“现实感”是建筑在巨大的差异化上面的。

上一次给我这样感觉的电影是多年前在中央六套播放的《紫蝴蝶》,清晰记得一个火车站的逃亡段落,满屏幕的粗粝感和极端快速的镜头剪辑,更迷人的在于在故事间隙里散发出的浓浓的失重感和无力感。

不同于《紫蝴蝶》战争历史背景,孤绝个人在血与火的废墟上呈现的虚弱状态,《少年的你》突出讲述是少男少女天生背负的“原罪”。一种社会带有“毒性”的阶级意识形态强加在弱势群体中的“原罪”,顺带一并带出并一起探讨了爱的原罪和身份的原罪。

不同于《紫蝴蝶》纯粹以抗日为背景,作者原创虚构故事的“虚”,《少年的你》胜在故事叙说和主人公塑造上的“实”。这种充实的实际感知放在少年们背负校园欺凌的创痛和近乎压力锅一般窒息的高考压力下,呈现强烈的放大效应,在有共同经历的青年观众心里投射出极其强烈的心理共鸣,有着坚实无比的现实基础。

如果说前期的情感铺垫足够足的话,后期陈念与小北在共同对抗宿命般的罪孽,在审讯室里那场与警察据理力争的抗争戏,其情感冲击力几乎将我的动脉冲碎,贡献了华语商业电影序列里独一无二的艺术品质。

众所周知,人是情感的动物,更是集体的动物,集体在一定规则和法度框架内运转,很短时间内就会形成严密的层级分化和规则遵循,形成合理甚至不合理的集体共识,这种思维和想法上的趋同性再逐渐被社会上层掌握政治经济文化的统治群体(领头羊)掌握并发展延续为法律、法规与道德共识,作为延续其统治地位的思想工具,成为驾驭所有被统治阶层的“思维铁屋子”。

在没有占据社会最顶层金字塔的统治阶层中,实力上也有差异和话语权掌握的强弱对比,强的总想在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给予弱者以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和蹂躏,以达到优质资源的占有。这充满生物辨识性的“驱异保己”,尽最大可能占据各种资源的原生冲动,一旦被过度表达,没有了道德教化的潜在或显性的规劝,就会发生相残的情况,青春期的孩童因为对于规矩的“敬畏”不够,对事物掌控和观察力处在初始阶段,对待自身感情和周身事物无法理性对待,往往容易意气用事。所以,其实社会冷酷的规则属性和阶级意识并没有我们想像的到来得晚,它潜藏在每个哺乳动物的血液和灵魂甚至体液和垂体的深处,只是我们社会得到的规劝与自身修为,引导它或早或晚,以相对温和的模式出现。

在文学方面,就我的阅读范围来说,描绘这一现实的优秀文学作品代表,有王朔的《动物凶猛》。影视剧方面,就是这部《少年的你》。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少年的你》观看过程中,让我想到了前不久观看的韩国电影《寄生虫》,孩子们无耻的恶意置于中国社会贫富差距日渐尖锐的环境中,让电影显出了可贵的“批判现实主义况味”。

陈念心地纯善,几乎就在其他所有的同学都在以猎奇甚至是“欢乐”的心理掏出手机拍照“留念”猎奇的同时,她却为跳楼自杀的同学盖上衣服,显露出自己起码的对人的尊重和对死亡的慰藉。但是就是这样发自人类文明理性的纯爱本能,换来的却是另类的对待,这种以善为本意,换取恶的“差别对待”。一定程度上反应出在阶级差异日渐明显的中国社会,大众心理的微妙变化和道德水准的日渐滑坡这一不争事实,结合十年前发生在广东的“小悦悦事件”和阜阳一家兄弟在垃圾桶里被冻死的可怕事件,让这部电影有了突破青春题材影视作品的地方。

世界本就不是平坦的,充满流质多变而时刻发生着种类各异的不公平的世界。电影中时常出现夜景,但这种纷杂的夜景背景下,常出现摇晃的白炽灯光、虚弱的月光和街道旁杂乱但鳞次栉比的小店铺的光,这种黑白间杂的视觉暗示,无意给后续故事发展中——————小北为挽救陈念,不惜埋尸灭迹,触犯法律而维护心中的爱,虽然这一行为在社会共识中无疑是触犯法律的,不可饶恕的罪孽。但他守护的爱,在一定意义上,正是自己寻找很久,苦求而不得的“生活的价值”。这种价值帮助他在失衡的世界里找到心灵的平衡,找到生命的价值。陈年也在屡受欺辱后,母亲和学校都在其中处于失位的状态,唯有她“看不上的”小北,在明处和暗处给予她各种帮助,提供庇护。不仅保护了她的身体,更提供了足够的“空间”,让她慢慢修复受损的心灵和被她人蚕食的自尊,得到心灵的休憩。

在修复的空隙里,扶着小北的后背坐在自己不曾想过的风驰电掣里,做作业的同时玩玩小游戏,把露出眼睛和鼻子的纸袋套在头上捉弄对方,肆意开怀大笑。异性关爱带来陌生又令人着迷的异质性滋润,提升了高考的信心,最重要的是再次体会到了人性善的本质,而不单单是那不牢固的,距离遥远的母爱。更重要的是,给予她在审讯室对抗警察的力量。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强势学生的欺凌和社会上弱势地位的诸多无奈,与电影后半段两个稚嫩少年对抗警察,小北不惜背锅成全陈年梦想的桥段,近乎我看过的,在大陆媒体几乎灭绝的纯爱瞬间。一个只有香港或台湾能拍出的纯爱桥段。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迈上了经济繁荣的时代,但是就如同十九世纪的欧洲,那个马克思猛烈批判的充满冷酷剥削的欧洲。社会达尔文主义充斥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甚至社会的,每一寸毛细血管中。

在这个奇怪的社会里。富豪成为“大众领袖”,他们的一言一行成为众人效仿学习的金科玉律,社会机体失去了柔软与弹性, “世界不再令人着迷”逐渐收窄它的包容性。强权和金钱成为了每一个人唯一渴求的东西。穷人不再是金钱多寡对人的判断,俨然成为一种带有“罪”性的身份标签。诚然陈念在激愤下的过激杀人是无论法理和道义都要谴责的行为。但她过激行为的悲剧来源于一致遭受的欺辱和压抑。这就为本是人性向善的她之行为提供了“被迫正确”的悲剧属性,电影中她的几乎行为都带有被动的痕迹———被动接受破碎的家庭、被动承受高考压力锅的煎熬、被迫承受坏同学的欺凌,被迫在被言语攻击(虽然是无意的无脑攻击)后做出过激的反应,但是小北与她在互动中逐渐找回属于人的勇敢。这种人是人格健全、人性完整的人,不是粗暴以“穷”和“富”为划分的独立人格的人。所以我们才可以看到精彩纷呈的审讯室对抗戏,陈念的顽强自保就是对自己尊严的维护,也是不愿意辜负小北的心愿,当然,也存在自保以平稳参加高考,避免牢狱之灾的人之本能反应在里面。

所以《少年的你》是一部强力胶合了社会痛感的电影,一部有深刻的社会印迹的电影,这部电影里你我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外加台式瑰丽的暗色系凌厉摄影加持,所以这就是一部可贵的,有鲜明现实感的好电影。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