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人生入词,词显人生宋词里的“人生”探究

宋代词人所吐露的人生感悟相当丰富多元:或感悟人生的短暂、空幻,或感悟人生的离别、漂泊,或感悟人生的悲苦、失意,也有对人生的忙碌、难料、多情等发出声音。词人经常运用熟语,顺手拈来,随口说出,相当自然而不造作,这些都是他们面临某种人生情境的真实告白!

王国维《人间词话》说:“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这段话论述作家必须深入了解宇宙人生,而作家观察、反映宇宙人生也必须具有一定的高度。换言之,文学与人生是息息相关、密不可分的。由于人生的面向相当多元,文学所呈现的人生内涵也非常丰富。词人运用“人生”一词直接切入对人生的观照,则将更能扣紧人生的命题。

下面从宋词中谈谈宋人对人生的感悟与面对人生的态度:一、人生的感悟

宋词中含有“人生”一词的作品,大抵可以反映出宋代词人对人生的种种感悟,有的是从时间的角度,感悟人生的短暂、如梦;有的是从空间的角度,感悟人生的离别、漂泊;有的从人事之不遂,感悟人生的悲苦、失意等等,相当丰富多元。然而这些不同的人生感悟,有时也会同时出现在一首作品之中。(一) 短暂、空幻的人生

生、老、病、死,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宿命,不管上至帝王将相,或下至贩夫走卒,任何人都必须接受造物者的安排,谁也无法超越时间的局限,可以长生不死。因此,人生苦短也成为中国文学一个古老的主题。如:

王观《红芍药》:人生百岁,七十稀少。更除十年孩童小。又十年昏老。都來五十载,一半被、睡魔分了。那二十五载之中,寧无些个烦恼。 仔细思量,好追欢及早。遇酒追朋笑傲。任玉山摧倒。沈醉且沈醉,人生似、露垂芳草。幸新來、有酒如渑,结千秋歌笑。

推荐
热门推荐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