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人生入词,词显人生宋词里的“人生”探究

宋代词人所吐露的人生感悟相当丰富多元:或感悟人生的短暂、空幻,或感悟人生的离别、漂泊,或感悟人生的悲苦、失意,也有对人生的忙碌、难料、多情等发出声音。词人经常运用熟语,顺手拈来,随口说出,相当自然而不造作,这些都是他们面临某种人生情境的真实告白!

王国维《人间词话》说:“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这段话论述作家必须深入了解宇宙人生,而作家观察、反映宇宙人生也必须具有一定的高度。换言之,文学与人生是息息相关、密不可分的。由于人生的面向相当多元,文学所呈现的人生内涵也非常丰富。词人运用“人生”一词直接切入对人生的观照,则将更能扣紧人生的命题。

下面从宋词中谈谈宋人对人生的感悟与面对人生的态度:一、人生的感悟

宋词中含有“人生”一词的作品,大抵可以反映出宋代词人对人生的种种感悟,有的是从时间的角度,感悟人生的短暂、如梦;有的是从空间的角度,感悟人生的离别、漂泊;有的从人事之不遂,感悟人生的悲苦、失意等等,相当丰富多元。然而这些不同的人生感悟,有时也会同时出现在一首作品之中。(一) 短暂、空幻的人生

生、老、病、死,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宿命,不管上至帝王将相,或下至贩夫走卒,任何人都必须接受造物者的安排,谁也无法超越时间的局限,可以长生不死。因此,人生苦短也成为中国文学一个古老的主题。如:

王观《红芍药》:人生百岁,七十稀少。更除十年孩童小。又十年昏老。都來五十载,一半被、睡魔分了。那二十五载之中,寧无些个烦恼。 仔细思量,好追欢及早。遇酒追朋笑傲。任玉山摧倒。沈醉且沈醉,人生似、露垂芳草。幸新來、有酒如渑,结千秋歌笑。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作者在这首词上片仔细计算人生的时间,他以不容易达到的七十岁为基准,扣除懵懂无知的孩童十年及昏眊老迈的十年,再将所剩的五十年分一半给睡魔,则只剩区区的二十五年,人生可以利用的光阴确实非常有限,所以他在下片又说:“人生似、露垂芳草”,以芳草上的露珠容易消失譬喻人生的短暂。

人生如寄,人生如逆旅,如此的人生给人一种既短暂又空幻的感觉,于是有人就将人生与梦境连结起来,下面罗列一些人生如梦的感悟诗词:

人生弹指事成空,断魂惆怅无寻处。(李之仪《踏莎行》)

陶陶兀兀。人生梦里槐安国。(黄庭坚《醉落魄》)

人生如梦。梦里惺惺何处用。(陈瓘《减字木兰花》)

人生虚假,昨日梅花今日谢。(朱敦儒《减字木兰花》)

须信人生如幻,七十古来稀有。(向子諲《水调歌头》)

人生堪笑,蜉蝣一梦,且纵扁舟放浪。(曹冠《哨遍》)

毕竟人生都是梦,再相逢、除是青霄里。(葛长庚《贺新郎》)

人生幻化如泡影。几个临危自省。(姚镛《醉高歌》)

人生好梦比春风,不似杨花健。旧事如天渐远。(翁孟寅《烛影摇红》)

人生如梦,个中堪把心卜。(陈着《念奴娇》)

人生如梦,流年似箭,回首也须闻早。(无名氏《永遇乐》)

这些作品大都直接道出“人生如梦”的感悟,黄庭坚则用唐传奇《南柯太守传》典故, 将槐安国的梦境写入词中。李之仪、朱敦儒、向子諲、姚镛等四位词人虽没有直接用“梦”,但也说出人生空幻、虚假,和梦并无差异。

上述宋代词人所感悟的人生,都是透过“人生几何”、“人生不满百”、“人生七十古来稀”、“人生如寄”、“人生如逆旅”、“人生如梦”等熟语表达出来。除此之外,仍然有作者以不同的口吻道出人生的短暂与空幻,如: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叹人生难得,常好是朱颜。(晁补之《八声甘州》)

光景如梭,人生浮脆。(胡舜陟《感皇恩》)

恨人生、时乎不再,未转头、欢事已沈空。(向子諲《八声甘州》)

人生还似水中沤。金樽尽更酬。(赵眘《阮郎归》)

世事燕鸿南北去,人生乌兔东西落。(赵师侠《满江红》)

人生易老何哉。春去矣、秋风又来。(程珌《柳梢青》)

人生草露。看百岁勋名,青铜鬓影,抚剑淚如雨。(何梦桂《摸鱼儿》)

人生恰似这芳菲。芳菲能几时。(宋媛《阮郎归》)

这些词例,晁补之、向子諲、程珌都在感慨岁月匆匆,人生易老;胡舜陟直接说出人生的空虚脆弱,赵眘、赵师侠、何梦桂、宋媛则分别以“水中沤”、“草露”、“乌兔”、“芳菲”比喻人生的空幻、短暂。

(二) 离别、漂泊的人生

人类为了生活、理想、贬谪或战争等等各种因素,经常必须与所亲爱的人分离,尤其在交通、通讯不发达的古代,离别也成为人生的噩梦。战国时代楚屈原就为世人发出“悲莫悲兮生别离”的哀叹, 南朝江淹《别赋》也为离别写下“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的千古名句。如刘克庄这首题为“寄远”的《长相思》写道:朝有时。暮有时。潮水犹知日两回。人生长别离。 来有时。去有时。燕子犹知社后归。君行无定期。

上片以潮水一日两回的涨退有时,映衬人生的长久别离,相会遥遥无期。下片又以燕子秋去春来有时,映衬远人归期不定,只有无尽的相思与等待。这首词相当生动的写出人生离别的无奈。

人生之所以多离别,其原因在于生活的漂浮不定,宋词人感叹人生的离别,也同时写出漂泊的人生。而古人形容人生的漂泊无定,最常用的莫过于“萍”和“蓬”。萍,是一年生水草,叶扁平而小,面背皆青,叶下丛生须根,会随水流四处漂动,亦称为“浮萍”。蓬,是多年生草本植物,茎多分枝,叶形似柳而小,有刚毛,花色白。秋枯根拔,风卷而飞,故亦称为“飞蓬”。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萍、蓬皆为飘浮不定的植物,于是被文人用来比喻人的行踪飘泊不定,如晋潘岳《西征赋》:“陋吾人之拘挛,飘萍浮而蓬转。” 唐杜甫《将别巫峡赠南卿兄瀼西果园四十亩》诗:“苔竹素所好,萍蓬无定居。” 宋词人也常透过萍、蓬这两种植物,抒发对漂泊人生的感悟。

如毛幵《满庭芳》:

世事难穷,人生无定,偶然蓬转萍浮。为谁教我,从宦到东州。还似翩翩海燕,乘春至、归及凉秋。回头笑,浑家數口,又泛五湖舟。

悠悠。当此去,黄童白叟,莫漫相留。但溪山好处,深负重游。珍重诸公送我,临岐泪、欲语先流。应须记,从今风月,相忆在南楼。

这首词题目云:“自宛陵易倅东阳,留别诸同寮”,可知是毛幵从宛陵(今安徽省宣州区)调任东阳(指婺州,今浙江省东阳市)倅时,留别给宛陵諸同事的作品。

词一开始就感叹世事难料,人生无定,并用“蓬转萍浮”比喻自己像蓬、萍的飘泊不定。整首词写宦游的无奈,离别的痛苦,也表达对老同事的深厚感情。

以下再举宋词中以萍或蓬书写漂泊人生的句子:

人生到处萍飘泊。偶然相聚还离索。(苏轼《醉落魄》)

人生,萍梗迹,谁非乐土,何处吾州。(晁补之《满庭芳》)

叹人生、杳似萍浮。又翻成轻别,都将深恨,付与东流。(查荎《透碧霄》)

人生世,多聚散,似浮萍。(沈瀛《水调歌头》)

人生江海一萍浮。世路相期如此水,万里安流。(李曾伯《浪淘沙》)

人生飘聚等浮萍。谁知桃叶,千古是离情。(柴望《阳关三迭》)

叹人生、时序百年心,萍踪迹。(黄公绍《满江红》)

天下几多邮驿,人生到处飘蓬。(陈德武《西江月》)

时序去如流矢,人生宛似飞蓬。(陈德武《西江月》)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这些句子无论用“萍飘泊”、“萍梗迹”、“萍浮”、“浮萍”或“萍踪迹”、“飘蓬”、“飞蓬”,都在说明人生的漂泊不定。

(三) 悲苦、失意的人生

人生在世,除了要面对时间、空间的压力,更要面对人事的困顿,因此古人早就感悟人生的乐少苦多南朝宋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序》也说:“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 虽然说四者难并,其实人生最难得的莫过于“赏心、乐事”。宋词人也经常感叹人生的悲苦、失意,如李新《浣溪沙》一词云:

千古人生乐事稀。露浓烟重薄寒时。菊花须插两三枝。

未老功名辜两鬓,悲秋情绪入双眉。茂陵多病有谁知。

这首词题为“秋怀”,也就是在抒写秋日的心情。词一开头,即道出千古以来人生乐少苦多的事实,所以词人认为在秋天“露浓烟重薄寒时”,应该插上两三枝的菊花,颇有“苦中作乐”或“及时行乐”的意味。下片则写出个人乐事稀的缘由,一是功名不顺,使他产生如宋玉失志般的悲秋情绪;另一则是多病,“茂陵”,指司马相如,相如晚年得消渴疾,杜甫《琴台》诗云:“茂陵多病后,尚爱卓文君。”

辛弃疾说“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刘学箕《贺新郎•送郑材卿》也写道:“莫向愁人说。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七八。”不管是十分占八九分或七八分,宋人对人生不如意的感悟也经常表现在词中,如:

人生如意少,乐随春减,恨为情离。(陈偕《满庭芳》)

人生事,谁如意。剩拚取,尊前醉。(晁端禮《满江红》)

人生如意少。谁得似仙翁,身名俱好。(呂胜己《瑞鶴仙》)

问人生、得意几何时,吾归矣。(辛弃疾《满江红》)

尘世难逢开口笑,人生待足何时足。(赵善括《满江红》)

算人生、何时富贵,自徒萧索。(韩淲《贺新郎》)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人生是一个很复杂的课题,古今中外多少哲学家、宗教家,都试图在帮我们阐释、解决人生的种种问题,虽然文学家是感性的,文学作品也往往是灵光一现的产物,缺乏完整的系统与逻辑辩证,但这些作品都是作家亲身体验、所思所感而创作出来的,往往能直接击中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文学作品的魅力及感人之处就在这里。

宋代词人在不同场合吐露对人生的感悟,这些创作出来的词大都有它真诚的一面,如我们以上所归纳的,或感悟人生的短暂、空幻,或感悟人生的离别、漂泊,或感悟人生的悲苦、失意,也有对人生的忙碌、难料、多情等发出声音,他们经常运用熟语,顺手拈来,随口说出,相当自然而不造作,这些都是他们面临某种人生情境的真实告白。

宋代词人一方面发出不同的人生感悟,另一方面也尝试要如何面对不同的人生境遇,我们从含有“人生”一词的作品中,发现他们所采取的态度有:及时行乐、乐天适性、立功显名等不同的因应方式。

不管是消极或积极的人生作为,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珍惜生命、把握当下、善待此生。宋代词人在感悟人生短暂、离别、悲苦等等之余,他们并没有放弃生命,反而更珍惜这有限的生命,正如陈着《沁园春》所言:“人生几何,如何不自,珍重此生”,朱敦儒《西江月》所言:“片时欢笑且相亲,明日阴晴未定”,这应该是宋词人给我们最好的人生启示。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关注小书蠹,带您领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