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李云龙扬言“敢和旅长干架”,细想:这是他最离谱的吹牛

赵刚去旅部开会,结果没争取到主攻的任务,于是李云龙急眼了,说赵刚太怂没用,不敢和别人抢主攻的人物,还说“你咋就不敢和旅长干一架”,意思就是自己敢和旅长干架,现在想想,这应该是李云龙吹过的最大的牛吧,李云龙不但不敢,反而很怕旅长,这种怕,一是敬畏,一是仰慕。

李云龙自诩一介武夫,常以打仗论英雄,所以不善奔跑的常乃超之辈自然不受李云龙尊敬,日本情报部门称李云龙是个“典型现实主义者”,他自己也经常奉行“能拔脓的就算好膏药”,他开始讨厌赵刚也是觉得这是个秀才,对他吹鼻子瞪眼,也是觉得赵刚只会搞搞政工,直到赵政委五百米开外干掉敌人的迫击炮手,一下子打服了咱老李,再加上赵政委是燕大的高材生,李云龙对赵刚也就有了敬畏,生活上的很多事儿还真让赵刚说了算,这也算是一种敬畏。

而旅长具备了让李云龙敬畏的一切条件,首先会打仗!黄埔一期毕业,参加过北伐,楚云飞不过才是5期而已,读书学问这方面就更不用说了,他骂孔捷“猪八戒戴眼镜——充什么大学生”,旅长甩孔捷之辈几十条街也不多,清朝时读过私塾,进过讲武堂,完全是凭实力考进黄埔,这一切,李云龙能不敬畏吗?

推荐
热门推荐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