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小李子智斗汉克斯,没有枪战和飙车,也无碍它成为8.9分的犯罪片

《逍遥法外》是斯皮尔伯格“逃亡三部曲”的最终章。

尽管片名带着浓浓犯罪片气息,但剧情里却处处充满了温情的气息。莱昂纳多饰演的骗子弗兰克和汤姆·汉克斯饰演的警官卡尔既针锋相对,又互相欣赏。

最终在进行了多次“猫抓老鼠”的较量后,卡尔虽成功抓捕了弗兰克,却也感化了他,两人化敌为友。

相比起冰冷的犯罪片名,如此温情的剧情让我更喜欢它的另一个电影译名:《猫鼠游戏》。

《逍遥法外》的剧情是以60年代美国著名诈骗天才弗兰克·阿巴内尔的真实经历改编而成。

弗兰克·阿巴内尔因为父母离异的原因,16岁就离家出走踏上了骗子之路。凭着聪颖的头脑、个人的胆识以及英俊的相貌,他施展的诈骗手法屡屡得手,让他成为了年纪最小的“20世纪非凡骗子”。

电影改编的内容主要在弗兰克的真实经历上,改写了两条感情线。一条是着重刻画了弗兰克对原生家庭的执念,让弗兰克的犯罪动机不是单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修复父母间破损的感情。

另一条是关于警官卡尔与弗兰克亦敌亦友的感情,增加了两者之间的情感戏份,用卡尔亦父亦友的感情弥补了弗兰克情感上的缺失,使他能重新相信他人,让弗兰克最终走上正途的结局顺理成章。

因为这两条感情线的改动,《逍遥法外》避免成为一部冰冷的犯罪纪实片,让人看完会产生情感共鸣。

再加上“小李子”和“阿甘”的精彩演技把两人斗智斗勇的过程演绎得既生动又风趣,把比较沉重的犯罪题材展现出喜剧的效果。即使全片没有枪战、飙车等传统犯罪片“引以为傲”的镜头,观众依然能全神贯注地沉浸在电影的剧情中,被弗兰克和卡尔的“猫鼠游戏”吸引。

这展现出斯皮尔伯格高超的商业片执导水平,他不仅能洞察观众对情感共鸣的需要,还能最大化发挥演员的优势去契合剧情。所以,这部《逍遥法外》上映后在北美取得1.6亿美元的票房,在豆瓣上至今依然有8.9分的高分,位列豆瓣电影Top250的第69位。

下面让我们详细分析一下电影剧情改动的精妙所在,以及莱昂纳多和汤姆·汉克斯的表演精彩在哪里。

叛逆美少年对“家”的追求,让人恨不起来

莱昂纳多饰演的弗兰克出身在一个没落的中产阶级家庭。父亲老弗兰克是二战荣誉老兵,荣归故里后开了一家商店,并迎娶了法国小镇的美女妻子。老弗兰克的前半生可谓风光无限,小弗兰克为此对父亲十分敬佩,父子间的感情也因此十分深厚。

父亲在公开演讲中有关“两只老鼠”的故事,甚至成为弗兰克的人生信条,支撑着他完成一场场欺骗。

但在一场商业战争中,老弗兰克错信他人,不仅败光了身家,妻子还出轨了他的富人朋友。接连的失意彻底打垮了老弗兰克,尽管他在儿子面前强颜欢笑,但聪明的小弗兰克看穿了父亲的无奈。

由于年纪尚小,小弗兰克简单地认为自己的家庭之所以被弄得支离破碎,全因为没有钱。为了重新得到一个完整的“家”,他想尽办法赚钱,而诈骗就是他认为来钱最快且最有效的方法。

他先是成功混进飞行员的队伍,用骗来的钱为父亲买了辆新车,希望能载上妈妈一起兜风。

后来又成功当上助理律师,并即将迎娶白富美。他认为此时已经将父亲失去的一切财富都夺回来了,可以让父母重拾旧好,让这个家回复到原来相亲相爱的状态。

除了父子相聚时明确提出希望一家人能恢复原貌,片中还有好几处强调了弗兰克对“家”的追求。

例如写信给父亲时,会为自己能“踏踏实实睡同一张床”而感到高兴。

看见女友与父母其乐融融地进行亲人间的互动,他会尝试融入其中,并缅怀当初与父母相处的时刻。

这系列剧情证明了两点,首先明确指出弗兰克的犯罪原因并不是因为遵循内心的邪恶,而是一个懵懂少年在寻找挽救破碎家庭的方法时误入歧途,让人物的形象不会因为其犯罪的恶劣性而变得太过负面,为人物的结局反转做铺垫,避免“洗白”得过于突兀。

其次,16岁少年为了家庭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比起纯粹地因为内心邪恶而犯罪,更能让角色的感染力上升,使观众产生大量的好感度。

如《雷神》系列中由汤姆·希德勒斯顿扮演的洛基,尽管用阴险狡诈的形象出场,而且无恶不作,搞得漫威宇宙天翻地覆。但当观众发现他只是一个缺爱的孩子,坏事做尽只为得到父亲的认可,本质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时,角色的魅力不降反升。

甚至在《复联4》中,他为了拯救族人而牺牲,许多观众更是请愿漫威让他复活。

除了角色的行为动机让人恨不起来外,小李子的美颜及演技,也让弗兰克的形象加分不少。彼时28岁的莱昂纳多,正值颜值巅峰时刻,加上日渐成熟的演技,一颦一笑都能爆发出独特的魅力。

即使是丑陋妆容加上“死亡俯视”角度,也阻挡不了从他眼神中若隐若现的迷人气质。

更别说身穿飞行员制服时,英气逼人的气息更是帅得让人喘不过气,别说是戏中角色会被他的花言巧语哄骗,即使是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也难保不会在他的颜值干扰下作出误判。

正因为斯皮尔伯格把弗兰克的犯罪动机改编得更有情感共鸣性,结合小李子帅得让人恨不起来的颜值和演技,即使弗兰克这个角色是劣迹斑斑的大骗子,观众也不会对他最后“洗白”的结局感到抗拒,反而对弗兰克改邪归正的决心称赞。

从猫抓老鼠到惺惺相惜,改编合理表演出色,让人信服

因为弗兰克的犯罪动机是对“家”的追求,属于情感缺失的表现。又由于老弗兰克与妻子的感情已经无法修补,所以如果不引入新的情感弥补弗兰克内心的空缺,弗兰克是难以改邪归正的。

在真实事件中,弗兰克遇到了一生所爱,并在妻子的帮助下走上正途,最终从罪犯变成犯罪克星。可是,因为弗兰克与妻子的相遇属于被捕后的事情,对应电影的时间线已经将近尾声。

如果完全按照现实去进行剧情编排,这部分的故事不仅容易交代不清,还会使妻子这个角色的形象难以立体,最终会直接影响弗兰克改邪归正的合理性。

为此,斯皮尔伯格聪明地改编了警探卡尔的戏份,让他成为了弗兰克的感情寄托。

卡尔在真实事件中是一位名为谢伊的警探,弗兰克与他在持久的交锋中产生了深厚的友谊,直至谢伊88岁离世,两人一直是好朋友并保持联系。

斯皮尔伯格将弗兰克的妻子和谢伊整合成警探卡尔一角,让汤姆·汉克斯用亦父亦友的感觉对弗兰克进行救赎。这样一来,既能保持剧情的流畅性和合理性,又能让卡尔这个角色更加细腻。

从猫鼠游戏到惺惺相惜,弗兰克和卡尔的关系存在一个转变过程。

两人的关系转变,主要通过几场对话展现。第一次对话时,弗兰克胆战心惊地骗过了卡尔,让卡尔恼羞成怒。小李子那调皮的奔跑姿势,以及汉克斯涨红脸的表情和怒摔钱包的动作,都能很好地表现出角色在交手后的真实心理状态。

两人第二、三次对话都在圣诞节的电话交流上,刚开始弗兰克本想打电话戏弄卡尔,并从中套取警方掌握的线索。没想到却被卡尔洞悉了他没人可以交流的窘况,并进一步收缩了嫌疑人的年龄范围。这次交锋证明了卡尔正逐渐走进弗兰克的内心,感受到了他的孤独。

后来,尽管知道卡尔是自己的死对头,但弗兰克不得不承认卡尔的判断是对的。在世上他除了卡尔,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朋友可以倾诉,所以即使有很大几率被抓,他也冒着风险把自己的婚讯告诉了卡尔,并希望可以得到宽恕和祝福。

虽然卡尔没有因为弗兰克的求饶而网开一面,但从他主动解释不能放弃抓捕的原因可以看出,此时他对弗兰克态度已经产生了重大的改变,不再因为被戏弄而气恼,而是对这位年轻人误入歧途感到惋惜。

在第二、三次对话中,小李子和汉克斯仅通过电话交流,用表情变化及出色的台词功底,把人物的内心活动演绎得非常形象。

第四次对话是弗兰克被捕之夜,两人时隔多年后再次面对面,此时汉克斯的眼神已经没有了如临大敌的紧张,小李子的眼中反倒是露出孩子般无助的可怜,眼神的变化已经显露出两人开始产生了信任,即使言语中依然针锋相对,但结果卡尔顺利地逮捕了弗兰克。

最后的对话就是卡尔把弗兰克引渡回国后的几个场景,从飞机上大胆告诉弗兰克父亲的死讯,到在弗兰克母亲家门等待卡尔自首,再到监狱探视,最后甚至放心让弗兰克在逃亡和回归上做选择,卡尔此时已经对弗兰克完全没有敌对心理,一心想能把这个年轻人引上正途。

弗兰克也不负卡尔所望,在发现母亲已经过上全新的生活后,他对“家”的执念彻底破灭,又因为卡尔给了他情感上的支持和鼓励,最终他放弃了作恶,回归正常社会。

通过“猫抓老鼠”般的对抗,卡尔与弗兰克逐渐产生惺惺相惜的感情。又因为卡尔有一个妻离子散的家庭背景,让两人有共同的情感体验,进一步拉近心灵的距离。最终通过在法国抓捕前一番推心置腹的对话,让两人彻底放下防线,弗兰克自愿戴上手铐,卡尔也突破重重困难成功保住弗兰克的性命。

斯皮尔伯格的改编,让小李子和汉克斯能最大化发挥自己的演技,通过台词和表情的转变表现人物关系的变化,再通过人物关系的变化推动剧情的发展。他把一切都安排得行云流水,让观众不得不信服。

逃亡是过程,寻家是目的,认清自我才是主题

因为斯皮尔伯格“逃亡三部曲”的前两部,《人工智能》和《少数派报告》是科幻片,所以当时有不少人认为斯皮尔伯格的逃亡三部曲都会是科幻片。

但《逍遥法外》出来后,却让人感到意外,因为这部剧情片不仅和科幻无关,甚至连特效场面也没有。除了都是叙述人物的逃亡过程,三部电影似乎并没太大的相似之处。

然而,当完整观看完斯皮尔伯格的“逃亡三部曲”后,我们不难发现其实逃亡只是一个形式,三部电影的主角都离不开“寻家”这个过程,并最终回归到认清自我的主题上。

在《人工智能》里,小机器人大卫,被抛弃后为了避免被销毁,一直在逃亡的路上。他的目的是重回人类“母亲”莫妮卡的怀抱,最终在逃亡的过程中知道自己是机器人的事实。

在《少数派报告》里,阿汤哥饰演的警官因为被陷害而逃亡,他的目的是找到自己的少数派报告和寻找失踪儿子的线索,最终在逃亡的过程中认清自己的执念。

在《逍遥法外》里,小李子因为巨额诈骗被通缉而逃亡,他的目的是赚足够的钱让家人和好,最终在与汉克斯的“猫鼠游戏”中认清了现实,并接受了汉克斯的关爱,重回社会。

如此看来,斯皮尔伯格用《猫鼠游戏》作为“逃亡三部曲”的最终章,似乎是别有深意的举动。

“逃亡三部曲”虽然不都是同一类型的影片,但有着同样的叙事套路,以及相似的主题。在逃亡的过程中虽然历经各种曲折,但期间遇到的人和事都不乏温情。

斯皮尔伯格用《猫鼠游戏》作为终章,也许正是为了告诉我们,观看“逃亡三部曲”时不要被影片类型限制了对电影主题的思考。脱下科幻片或犯罪片的外套,感受影片带来的温情才能真正感受到电影中蕴涵的人文精神。

我是一木支危楼,大家对斯皮尔伯格的“逃亡三部曲”有什么看法?《逍遥法外》和《猫鼠游戏》那个片名你更喜欢?欢迎在下方留下你的评论。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