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首播收视口碑飘红,《新世界》“新”在哪里?

泛娱乐顶尖自媒体 只说真话和笑话

犀牛娱乐原创

文|既明 编辑|朴芳

步入2020年,影视概念股迎来大幅上涨,多部大片齐聚春节档,不仅让电影市场相比往年更显热闹非凡,也增强了市场对行业“回暖”的信心。而对剧集市场而言,2020年同样需要一部品质过硬的大戏打头阵,今晚在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开播的《新世界》正是这样的重磅作品。

《新世界》开播热度不俗,数据显示首播两集酷云直播关注度,东方卫视最高达0.822%,北京卫视0.778%,并且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位和第七位。

“开篇就很精彩,京味儿唱腔混着抓贼的长镜头看得舒坦”、“1集之内,把所有角色都立起来了,厉害!”、“沉浸在老北平的生活气息里无法自拔,生活喧嚷,又见真章”……剧播后,微博、豆瓣、知乎等社交平台上的观众反馈,也是大片正面的声音。

首播“开门红”,《新世界》的“新”就在于,用以小见大的故事表现手法、生动鲜活的小人物形象塑造以及扎实细腻的时代细节把控,为观众还原了时代巨变下,北平城里一群小人物的命运流转和选择。

以小见大

洞察历史巨变下的命运流转

在年代剧的市场上,英雄、大人物的斗争经历往往是最方便的切入点。但是隔着一层时代滤镜,热闹归热闹,观众却总是不能有“浸入式体验”。然而《新世界》从剧本立意上就已经开始打破这种局面。

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前夕,京师监狱长金海(孙红雷饰)、保密局成员铁林(张鲁一饰)、小警察徐天(尹昉饰)三个情同手足的异姓兄弟,在国家利益、个人感情和信仰的选择上发生了激烈冲突,最终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同样立在史诗的格局上,《新世界》专注的是掀起时代的一角——生活在我们周围的小人物。

身任京师监狱长,人人见着都得客客气气尊称一声“金爷”,可即便这般风光,金海也无法在北平和平解放后自保,他的职位让他的手沾了血,只有南下才有活路,正因如此,金条对他最重要。

铁林看似风光,可在保密局不过是个吃闲饭的,在家中又唯老婆关宝慧(张瑶饰)是从,他真正愿意花心思琢磨的只有如何作乐自保,而当初会和金海、徐天插香拜把子,也是为了能多个依靠帮衬。

“我只管我的地界,哪朝哪代贩烟土都犯法!”贾小朵(周冬雨饰)活着的时候,徐天对维护律法和娶贾小朵当老婆执拗,甚至为了贾小朵放弃陪插香兄弟金海、铁林南下;贾小朵被小红袄杀死后,他的世界就只剩下一件事——给贾小朵一个交代。

徐天、金海、铁林都是生活在这座北平城里的普通人,也都有各自的生活轨迹。但随着北平和平解放的临近,三人的命运逐渐发生了转变。金海、铁林所处的职位让两人不得已只能南下自保,但贾小朵的死又使他们必须延缓南下的进程,作为兄弟,金海和铁林必须帮徐天找到小红袄,只有这样,三人才能在北平和平解放前一同南下。

国家命运的扭转与个人选择纠葛在一起,小事中窥见大时代的变革,大转折中小人物也被裹挟其中。金海、铁林、徐天三兄弟也缩影了那时代下每一个普通人的命运。

以人带情

拉近历史与当代观众的距离

相比都市、言情等现代题材,年代剧更有厚重感,再加上有自身的年代特征,与当代社会有很大的差异,因而对没有亲身体验的观众而言,剧集能否与他们具备“接壤”的可能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与情的描绘。

无论多么辉煌的时代,每个人能切实感知到的也只有自己的生活。徐兵早前编写的《红色》之所以能成为经典,就是借有血有肉的小人物和细腻真实的生活细节,给了观众亲切感和代入感。

这部由他自编自导的《新世界》能吸引观众“入坑”,同样抓住了这点。

街道上各式队伍混杂,天上又时不时有轰鸣飞过的飞机和缓缓降落的空投物资;为了找活路,当兵的用自己吃饭的家伙——枪支弹药和灯罩做买卖;关老爷子穿着戏服,用唱戏腔询问铁林解放军蓄不蓄辫子;徐天让铁林打电话派人把灯罩拉进监狱,铁林却告诉他早没人关心这些,大家要么忙着谈判,要么忙着生路……

通过这些小细节、小人物的刻画,《新世界》用一种更生动、立体的方式的还原了年代和历史的厚重感,展现了时代巨变前夕的社会百态和人物浮华,从而拉近了时代和观众的距离,增强了代入感。

在此基础上,《新世界》的情也在自然铺展。旁人眼里的金海是冷面霸气,甚至不近人情。但每每徐天有事,解决问题的都是他;发现铁林偷逛窑子,关宝慧虽在娘家嚷着铁林不跪在门前不回家,但心里却没想过真的和铁林分开,铁林也是如此,没宝慧在他睡不着;因贾小朵决定跟徐天南下,刀美兰(胡静饰)嘴上说着要和女儿断绝关系,天亮后又偷偷隔着窗子看女儿是否在院子里……

友情、爱情、亲情等多重情感的交织渲染,让《新世界》的剧情发展的有滋有味,也让整个故事有了独特的温情魅力,具备可以引发大众同频共振的连接点。

以景衬人

再现新旧世界交叉口的北平

徐兵是业内公认的金牌编剧,产出了《红色》等不少经典剧。作为徐兵首部自编自导的剧集,《新世界》承袭了他一惯的创作风格——在人和环境的冲突里讲小人物的命运,并最大限度地还原时代感。

短窄又纵横交错的胡同,透着浓烈市井气的街道,边逗猴边吆喝的街头卖艺人……《新世界》首集里,徐天的奔跑像画卷一样打开了1949年的老北京全貌,瞬间就将人拉进了故事之中。

开播前,《新世界》总制片人李力曾在看片发布会上表示,由于很多老北京的景都找不到了,于是为了最真实还原解放前后的北平城风貌,制作团队先是对老北京的历史、人口居住特点以及标志性建筑与地段:京师监狱、大栅栏、天坛机场、宣武门大街等做了深入研究,而后专门搭建了面积达400亩的老北京胡同,呈现北京当年的风貌。

得益于这份努力,《新世界》才让处于新旧世界交叉口的北平跃然于屏,进而使金海、铁林、徐天等剧中小人物的坚守和选择具备了撼动人心的真实感和共情力。而除了置景,在老北京人生活方式上的还原更见功力。

解放谈判让北平城的日子不太好过,胡同口的泥瓦匠都跑回了乡下,金海只能在晚饭后亲自重砌被徐天炸坏的院墙;徐天家车行的车夫祥子已经欠了“份儿钱”,可由于家里又添了丁,不得已只能张口让徐老爷子再宽限宽限,徐老爷子不仅应了,还让他再拎二斤面回家;先从金海家回家后,刀美兰一直坐在桌前没动筷,女儿贾小朵一回屋坐下,赶忙把桌上的炸酱面拌了一下给她。

《新世界》首播的两集里,没有轰轰烈烈的战斗大场面,也没有群情激愤的民众和呼走奔号的义士,但通过这些真实可触的景,以及景中的人物、生活,却更能让观众清楚感受到新旧世界交替时的时代力量,看到处于现实选择里的自己。

大时代下,普通人或许只是沧海一粟,个人命运或许也不值一提。但当国家的命运体现在具体的每一个人身上时,普通人和国家的联系就会显现出来。

《新世界》的魅力正在此处,通过细细描摹一个个普通人在大时代下的命运和选择,让观众真正得到触动、收获感动,这样有血有肉有内涵的的年代剧,首播赢得“开门红”情理之中。

用“小人物”映射“大时代’,以“小我”洞察“大我”。通过切实回归内容和制作层面,《新世界》打造了一部有血有肉有内涵的年代剧,也用观众的认可反证了自己的品质。随着剧集播出,“新世界”的大门还会持续打开。徐天能否找出小红袄?北平解放的进程加速后,三兄弟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他们以及北平城所有人的命运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令人期待。

END

【合作 | 投稿 | 应聘 | 读者社群】

犀牛娱乐诚招记者、实习生、兼职若干名,要求对泛娱乐领域产业报道有态度、有热情、有文笔,善于观察和思考。有媒体经验者优先,财经和新闻相关专业优先,对影视、网生内容有较深入了解者优先。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