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雪呀,请不要飘到我家那里去

雪呀

请不要飘到我家那里去

作者:西华大学 范圣艳

立冬后,全国的气温普遍都降下来了,成都也不例外。早上起来感觉比昨天还冷,打开手机看了看,果然又降了几度。冬天降温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没想太多,便习惯性地刷了刷新闻,然后转入朋友圈。

突然一张张雪景图吸引了我。照片上,凡眼所见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柿子树、灌木丛上,一树树、一片片全覆盖着白雪。这熟悉的景象,不正是我日思夜想的家乡吗?

这一上午,我的心思全在雪上,做啥都没了兴趣。中午一得空便兴奋地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寒暄了几句后,我便迫不及待地问妈妈我们家那里下雪了没有?妈妈说只下到我家对面的山上,没下到我家这里来。那一刻,我真的是有点失望。但是妈妈却说:“还好没下,不然地里刚长出来的豌豆苗就要受冻了。”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说什么,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从小到大,我们总是期望着下雪,不但能欣赏雪景,还能痛痛快快地打一场雪仗。

记得小时候,家乡下雪算是频繁的了,几乎每个冬天都会下一场大雪。对我们这些小孩子来说,玩雪是无尽的乐趣之一。下雪的日子,我们这些小孩似乎变得不怕冷了,我们不顾父母的唠叨,有默契似的,趁父母不注意就悄悄溜出家门,然后开始商讨堆雪人的计划。我们往往有分工,三五人一组,哪个组负责雪人的大肚子,哪个组负责雪人的大脑袋。在做准备工作时,我们会在四处寻找积雪的地方,要是听到谁喊谁家门口,菜地里的雪多啦,我们便会蜂拥而至,不一会儿便把雪扫荡干净。大家从四面八方把收集到的雪运到一起,再从谁家火塘里掏出几粒未燃尽的木炭充当雪人的眼睛,用木棍做手臂,再给它戴上草帽,这样,一个大大的雪人就完成了。我们围着眼前大大的雪人,开心得手舞足蹈,像是凯旋的胜利者。

可是,爹妈却总是有着和我们截然相反的心理,他们是不喜欢下雪的。有一年冬天,突然吹起了凛冽的大风,母亲说要下雪了,她要上街买双手套带给父亲。父亲是一个木匠,当时正在帮一户人家做工。冬季雨水少,庄稼不忙,因此很多人家会选择在冬天建房。父亲很小就跟别人学做了木匠,他做得一手好活,找父亲做木匠活的人很多。冬天一到,父亲总是不得闲。果不其然,母亲的直觉是准的,当晚就下起了大雪。可是当时我和弟弟听见母亲说要上街,心里只惦记着商店里的零食,缠着要跟她一起去,哪里会想起做木活的父亲呢?

近些年,村里人修房都用钢筋水泥,不修土房,木匠也就成了闲职。可不做木匠活的父亲依旧没能休息,今年父亲农活忙完之后就和村里人出去找事做,已经去了一个多月了。

以前,我总是不喜欢跟父亲交谈,小时候是怕他,后来是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再后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只跟母亲通过电话后,会习惯性地拨通父亲的电话,很生疏地问:“成都下雪了,你那里下了没有?冷不冷啊?”

爹说:“我们这会儿在床上坐着呢,不冷,只下了一点儿雨。”从父亲的语气中,我听出了少有的欢喜。

我说:“那你给我发点儿你们上班的照片呗,我看看是啥样的。”

爹说:“我明天发给你吧,现在天黑了看不见了。”

第二天一大早,手机就嘟嘟嘟地响起,父亲果然发来了照片。照片里,是一个用彩钢瓦临时搭建的工棚,工棚下面堆放着比人还高的钢筋,地上是父亲长长的影子。这些钢筋得有多重呀?冬天拿起来该有多冰冷啊?”可是我却什么也不能为爹做,哪怕递上一双暖和的手套和一杯温热的水。我的眼泪不听话地漫过眼眶,滴在手机屏幕上,淹没了爹长长的影子。我只缓慢地给爹发过去四个字:“注意保暖!”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成长了,开始理解为什么妈妈不希望冬天下雪,我也不能再做那个只会要零食吃的小孩子,我要快点独立,为父母分担生活的重担。

这个冬天的雪啊,请你不要飘到我家这里来,千万不要冻坏了我妈妈精心侍弄的菜地,不要让我爹手里拉拽的钢筋变得更冰冷更沉重。这是一个远在异地求学的女儿,唯一能为辛苦操劳的父母送上的融融暖意。

播音:李闯 制作:程月

图片:网络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