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提心吊胆看完这部惊悚片,越狱难度竟然是入门级

被打上惊悚标签的电影《逃离比勒陀利亚》可谓是最为典型的越狱片,整个电影的主题非常明确——越狱。在这个叙事内容非常简单、几乎玩不出新花样的框架下,是中规中矩还是出彩,需要看节奏和演员的功力。美剧《越狱》的火热已经有些过劲,《肖申克的救赎》的深远在影史上难以超越,近些年,似乎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越狱电影了,而这时出现的《逃离比勒陀利亚》无疑是让人惊喜的。

由丹尼尔·雷德克里夫扮演的男主人公蒂姆是一位在南非生活的白人,在南非实行宗族隔离以后,他与另一位白人男青年史蒂芬加入非洲国民大会,分发反种族隔离、呼吁平等的传单。他们试图通过各种形式的方法,在一次传单的分发时,被警察当场抓住,送进监狱,成为了政治犯,需要被关押整整十二年,而同犯史蒂芬则被判处八年监禁。

电影的主体内容讲述了两人和另一位政治犯莱昂纳多试图从监狱中逃离的过程。从监狱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没有乖乖服刑的打算,从了解监狱内部外部的状况,到确定做钥匙逃离的办法,再到最终于一个清晨成功离开监狱,每一步都伴随着被发现的紧张感,这种几乎让观众心跳出来的刺激情节,就是这部电影最为成功之处。

越狱小分队中的蒂姆和史蒂芬

背景陈设:真实事件改编的利弊

在蒂姆被关进监狱的第一天,在监狱里有一定地位的老人丹尼斯就警告过他:“不要跟灰色衣服的人混在一起,他们是杀人犯。”监狱里有着明显分开的两个派系,刑事犯和政治犯,而这些政治犯多为反对种族隔离、反对种族歧视的南非白人。他们被嘲讽为“被人曼德拉”并且在监狱中受到种族主义者狱警的严苛管教。从现代人的角度来看,这群人的平等自由思想是“有良知”的表现,他们自己也信仰人生而平等的信念,但在1978年比勒陀利亚,这种想法极其危险,而且与当权者和大部分有权利的白人公民的观念背道而驰。

影片开头以真实影像片段的形式展现背景

从真实事件改编而来的电影往往在人物刻画上有着一定的难度,尤其是这种涉及大量历史背景的改编,是大改人物使其为电影情节服务,还是力求真实还原而舍弃一定的戏剧性,成为矛盾点。以《绿皮书》为例,给谢利博士加上的种种人设以及夸大他与司机托尼之间的友情引发了很多争议,甚至让谢利博士本人的家属感到不满。

而在《逃离比勒陀利亚》中,更加偏重于还原真实事件,而没有过多探求人物的复杂性和不同人物之间的关联,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这部电影有些“浅薄”,除了越狱以外几乎没有更多可以讨论的空间,蒂姆的形象也局限于一个会做钥匙、一心越狱的人,演员的发挥空间较小。

蒂姆的人物原型与扮演者

节奏紧张:惊悚片的精髓

尽管在意义挖掘上这部电影做得并不好,但从一部惊悚片的角度来说,《逃离比勒陀利亚》绝对优秀。紧张到心提到嗓子眼的感受几乎每隔几分钟就出现,看完以后会让人忍不住长舒一口气才能完全从电影中返回现实。

在越狱的刻画中最为精彩的部分当属最后一次尝试,蒂姆给监狱的15扇门配好了39把钥匙,在深夜与两位伙伴相约越狱。在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内,导演给观众们呈现出一场绝妙的逃离。

蒂姆制造的第一把钥匙

在厕所制造了灾难性的肮脏场面并且引走狱警以后,蒂姆、史蒂芬和莱昂纳多三人分别从自己的牢房出来,在铁栅栏门前换上便服,将囚衣装进背包。

在下楼后他们再一次遇到了铁栅栏门,在开门后,三人躲进储物间。由于储物间门上的回形针被狱警带走,蒂姆在关上门后不得不一直用两只手指紧紧抠住门上凸起的螺丝钉,非常吃力。

而正在这三个人挤在狭小的储物间内时,走廊上的狱警正在走向这间关键的房间。门的一边是用尽力气防止门弹开的蒂姆和他的两个紧张到不停喘气的同伴,一边是对犯人虎视眈眈、怀疑地看着储物间的狱警,气氛的惊悚被推到高峰。

万幸的是,此时同为政治犯的丹尼斯为了帮助他们越狱,在楼上打碎灯泡让整个楼层电线短路,并且大声呼唤狱警米尼尔的名字。最终让狱警在距离储物间几乎不到两米的时候选择转身上楼,也让蒂姆一行人得以存活。

狱警发现门被打开过,但是以为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在狱警离开后,越狱小分队快速离开储物间,前往第三道栅栏门,和一道白色的铁门并且在史蒂芬的帮助下成功通过带有警铃的电动门。在电动门之后还有一层铁栅栏门和一层厚重的白色大门,在使用蒂姆制作的木头钥匙后,也非常顺利地通过了,非常干净利落,节奏一度舒缓。这时越狱小分队来到了最后的关头,最后一道门是带有黑点的白色大门,在试过所有钥匙之后,竟然没有任何一把是匹配的——显然,在复刻计划中,这扇门的钥匙被忽略了。

通过天数变化简明地表现时间推进

放弃计划下次再来并不现实,狱警已经怀疑蒂姆并且多次搜查他的房间,一拖再拖只会让逃离的可能性更小,但是没有钥匙就几乎无法出门,这扇厚重的铁门看起来牢不可破。在很快的挣扎与内心抉择之后,性格急切的莱昂纳多观察到门闩与木墙咬合的地方有一些破损,他拿起了短短的铁镊子,用力敲击挖凿。

这种办法看起来直接暴力,也非常有效率,但是弄出的巨大声响却是不可避免的,蒂姆警告他“声音大得连走廊上都听得见”。随着一声一声的重击,紧张的气氛被推向最高潮,是走向门外的清晨还是被发现以后判处重罪?这一切都在敲击发出的钝响中沉闷地笼罩在每个人心头。

万幸的是,莱昂纳多成功地凿出缺口,越狱小分队在被关押几百天后成功离开了比勒陀利亚监狱,重获自由,也是重获新生。随着他们坐上离开这个国家的车,观众的心情也不免跟着越狱小分队一起轻快起来,在内心从头揪紧到尾以后,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

出逃成功的越狱小分队

逃离还是留守:人物对比分析

即使是在“有良知”的政治犯中,也有不同的“派系”,一部分是长者丹尼斯之类不愿意、或者说无法越狱的保守派,还有一部分是像蒂姆一样的冒险派,无论如何都想要尽早离开监狱。

很多人会提出质疑,蒂姆的越狱计划几乎被所有政治犯所知,为什么没有过泄密或者背叛?其实这个问题与电影的背景和人物设定有极大相关,《逃离比勒陀利亚》中的这群政治犯在进监狱之前都是呼吁平等自由的斗士,都是反对种族主义思想的革命者,他们拥有对自己所持观念的信念以及对监狱系统的反抗意识,

对于丹尼斯这样的人来说,蒂姆的尝试逃离非常大胆,他虽然在刚见面时试图劝蒂姆打消这种疑虑,但并非认为越狱的做法是错误的,他已经在监狱中待了很久,深知其中的苦闷和无奈。

丹尼斯与莱昂纳多有着更多共鸣,都是有家庭的人,尤其是他们入狱时孩子还小,而在漫长的服刑之后他们的孩子都会长大成人,这样成长过程中的缺位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在监狱生活中心理阴霾的来源。

越狱如果成功,就可以重新获得生活,可以见到希望,但如果越狱失败,则要面临加倍的刑期甚至直接死刑。莱昂纳多对于刺激的追求让他选择跟着蒂姆一起冒险,但是稳重的丹尼斯却愿意在监狱“平安”度过刑期。

电影中最让人感动的一点是当蒂姆劝说其他政治犯一同逃走时,那些人坚定地反对了他、甚至用不好听的语言对他警告或攻击,因为如果蒂姆一行人真的能成功逃走,剩下的犯人将会受到非常严厉的拷打报复。

但即使蒂姆的做法让他们必须面对“背锅”的风险,他们依然没有人出卖这三个陌生犯人,处处帮他们在狱警面前打掩护,在得知蒂姆打算越狱的那天,丹尼斯选择打碎灯泡帮助了他们。可以说,没有这些在背后默默背负风险的犯人,蒂姆的越狱计划绝不会成功。

由于这些人为平等不断努力,种族主义才得以渐渐消失

虽然有背景时代的限制,《逃离比勒陀利亚》中运用的逃离手段是复制钥匙这样最为简单直接的套路,没有监控摄像头、没有猪队友和变态反派的越狱难度可以算是同类题材中的入门小白级别,但能将把简单模式玩出花来的往往是大神。配乐、镜头运用和大量氛围渲染,让这部电影成功地把越狱惊悚的精髓发挥到极致。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