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太可爱了!老爷爷怕输液钻进被子玩躲猫猫

文字整理/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辉

通讯员 陈晓霖

图/医院提供

讲述者:孙慧 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呼吸内科护士

听说武汉的樱花开了,我们南医三院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先头部队回到广州,而我们第二批到武汉的留下来继续坚守,作为广东省第22批援湖北医疗队的一员,如今我在协和西院ICU支援救护工作。

一进到病区我被震撼了

作为一名拥有12年工作经验的呼吸科护师,一进到病区,还是给我一种很强的震慑感:几乎每个患者都有胃管、气管插管、中心静脉导管、尿管,还有ECMO管路,血滤管路,每一条管路都牵涉到患者的生命,容不得一丝马虎。

穿上厚重的防护服,呼吸明显比平时费力一些,行动也变得迟缓。需要定时测量记录患者的生命体征,严密观察病情,心率呼吸、血压血氧的变化,一刻都不能松懈;还需要准确控制每一小时输液的量,胃管鼻饲量,记录每小时的尿量;还有一些吸痰、口腔护理、翻身、皮肤护理等近距离的操作,会接触到患者的体液和分泌物。

在厚重的防护服下,体力和精力消耗得非常快,还有很高的职业暴露的风险。然而,每个医护人员都眼神坚定,无所畏惧,默默坚守,我也一样。

病人出现了幻觉?原来是血氧低导致

在写护理记录时,6床崔伯突然举起手,我连忙过去问他有什么需求,他说:“说话就说话,不要骂人。”我有点一头雾水,随后跟他说:没有啊伯伯,没有人在说话,您好好休息。然后我看他正在使用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用的是鼻罩式面罩,血氧饱和度只到90%。

多年的呼吸科工作经验让我意识到他可能出现了谵妄,马上找来医生,抽了动脉血进行血气分析检查,结果果然显示二氧化碳分压增高,造成了二氧化碳潴留。医生告诉崔伯嘴巴要闭紧,配合呼吸机的频率呼吸,不然就要用口鼻面罩了,那样会更难受。

我担心他情绪低落,连忙上去跟他解释:“伯伯,您一定要听医生的,不要用嘴巴呼吸,用鼻子,呼吸机吹气的时候就吸气,没吹就呼气,慢慢来,不要急,也不要紧张。”之后,我引导他吸气,呼气,慢慢地,崔伯的血氧饱和度回升到96%,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他的眼神也变得清明,开心地竖起了大拇指。

我又告诉他,如果有痰,抬一下手,我会给他吸出来,他也配合地点头。崔伯的情况有些好转,医生考虑之后给他换成了高流量通气,这是一个向好的进程,我觉得非常有成就感。为患者进行心理疏解,建立信心,高效配合治疗才是最重要的。

老人怕输液,钻进被子玩躲猫猫

说到这,我还想起之前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时候,分管的病人里有一位可爱的爷爷,我们在给他翻身的时候,他一直不停地说:“盖好盖好,帮我盖好,我不能感冒,我一感冒就完了。”

后来我给他加了一床被子,要输液治疗的时候,他马上把头缩进被子,说:“没有人,没有人,这里没有人。”我忍俊不禁,想起之前科室也有一位这样的爷爷,一听说输液治疗也是各种逃避,需要我们想尽办法哄他。

所以碰到这位爷爷,我竟然有一种亲切感!护理工作是共通的,我只是换一个地方继续工作,不同的是工作服换成了厚厚的防护服而已。

还有一位无创通气的阿姨,稍稍动一下就会喘,看到她活动困难,护长马上去帮她整理了呼吸机管道,并且帮她摇高床头,调整到舒适的体位。

吃饭的时候,护长担心她活动起来会影响病情,便放下手头的工作主动去给她喂饭。这一幕让我觉得很温暖很感动,有一种共鸣,我们就是一家人呀!我心里想着:可以的,大家都这么努力,我们一定会战胜病毒!(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pai.ycwb.com)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责编 | 王敏

审签 |樊美玲

实习生 | 梁晓静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