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鄂木斯克,一个来了就走不了的城市

原标题:鄂木斯克,一个来了就走不了的城市

从社交网络出道之前,西伯利亚西南部城市鄂木斯克完全是个小透明。大部分造访鄂木斯克的游客正处于亚欧大陆西征途中,为了哈萨克斯坦过境签证在这座城市短暂停驻。

排队在哈萨克斯坦驻鄂木斯克使馆门口办理过境签证的游客/穷游er 咏儿23

如果不是常年在网上冲浪,可能意识不到鄂木斯克是个多么魔幻的地方。经历了苏联解体之后的鄂木斯克,从曾经的工业中心变成了年轻人争相逃离的失望故乡,毒品和艾滋病开始在城市中蔓延。广袤的土地和发达的互联网造就了很多道听途说的人,鄂木斯克在俄罗斯社交媒体中渐渐成为“毒窝”的象征。

俄罗斯有一个著名的梗:“Омич полуёбок, скажи ты наркоман? я просто тоже где то там живу, могли бы вместе уёбывать наркотики.”(翻译过来大致意思是“鄂木斯克佬,你吸毒吗?我住在这附近,我们可以一起吸。”)

鄂木斯克警方警告市民警惕一个名为Hydra的组织,他们准备在网上出售非法麻醉剂,但因为最初发布截图是没有给网址打马赛克,反而看起来像毒品广告。

2014年ISS Art Media发布了一支名为“不要试图离开鄂木斯克”的公益影片,呼吁年轻人不要抛弃家乡,留下来发展。因为标题还有“没有人可以离开鄂木斯克”的意思,这个标题就地成梗,被好事网友翻译成英文打在德国艺术家Heiko Müller的作品《末日飞行2008》上。自此,鄂木斯克即刻成为互联网世界的一股龙卷风,还出现在波兰球漫画里。

在互联网热梗的进化过程中,鄂木斯克鸟的角色连结了二次元和三次元世界

真实的鄂木斯克作为三次元哥谭市虽然很遥远,但并不妨碍鄂木斯克人的家乡生活依旧魔幻,每天都在面临人类生存考验。

鄂木斯克人普通的一天,从问候早上醉倒在家门口的邻居开始,特别是周六。

喝多的邻居是他作为一个人类最安全无害的时刻了。毕竟鄂木斯克的邻居正常的时候一般是这样的👇

从公寓不规则的窗户向外望,可以得到视野面积截然不同的天气。

鄂木斯克的四季,是常规俄罗斯四季的虞书欣版,带着天然去雕饰的夸张和做作。大陆性气候带来的剧烈天气波动,让鄂木斯克的天气预报彻底失灵。

带伞不重要,纸箱最可靠:全方位应对突如其来雨天和无死角乱拍的雨点。你值得拥有。

过去三十年间,鄂木斯克夏天最高气温高达45℃,冬天最低气温降至零下45℃,最大温差高达90度。最冷的时候,鄂木斯克人什么都干得出来。

此前有报道说鄂木斯克居民放火烧电梯,因为他觉得点燃篝火电梯可以暖和点儿。

3500个无家可归的鄂木斯克人,扎堆带着宠物在工业加热管道附近过夜。

图/路透社

经历过-45℃的冬天,平时零下十几二十度简直不算寒冷。圣诞节后的第一天,鄂木斯克人的第一口美味,是来自林海雪原的纯天然无公害积雪。为了更好地享受上天的馈赠,他们经常会穿着泳衣从高处纵身跃下埋头扎进雪地里,刚好喂到嘴边的那口雪,味道才最好。

图/Alexey Malgavko

在全世界大部分地方都会在雪后把积雪从人行道上清除出去,但鄂木斯克不会。鄂木斯克人扫雪,是把收集来的雪一铲子一铲子泼到人行道上。

鄂木斯克的交通和天气一样糟糕。承诺1979年投入使用的地铁,一直到今天还没兑现,空有一座华丽的地铁站正对着普希金图书馆。

图/ALEXEY MALGAVKO

坐公交?前提是你得找得到公交站,还要知道自己要坐哪一趟,在哪站下。

鄂木斯克的公交站牌

不是只有那些高大威猛的车才配当公交,长得像五菱宏光一样的小面包也是鄂木斯克公交系统的一部分。

有的时候,鄂木斯克人会抛弃工业文明,回归到最初的美好。

图/FlashSiberia

即便已经对公共交通失去信心,鄂木斯克也有办法让生活陷入更深层的绝望。好不容易穿上符合天气状况的衣服,做好万全的心理准备,打算开车上班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爱车正在泡澡,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车主:我的车和我用的洗澡水颜色差不多啊……

就连步行,也处处都是陷阱。普普通通的鄂木斯克人行道能进化出一千种形态,每一种都透露着艰难。

图/Jakky Earthling

经过整修的人行道,也时常怀揣着一颗躁动不安的心,准备对来往行人欲行不轨。

能在鄂木斯克开车上路的都不是一般人。今年2月新型冠状病毒还没在俄罗斯嚣张起来的时候,鄂木斯克的出租车司机已经带上防毒面具了。

后排乘客连口罩都没戴呢/47 сорок седьмой

有时候在鄂木斯克的公路上,会有一些与众不同的遇见。当地人用这种半机械半原始的改装车运送农场的动物,如果不是听到鸡叫还以为末日丧尸专列;

刚刚超过去的车可能正带着一头羊兜风。

总之什么都有可能看到,不要怀疑自己。

作为典型的俄罗斯城市,鄂木斯克当然也不吝在细节上展现自己的硬核。如果有幸参与鄂木斯克的公共活动,你很可能看到眼珠子群殴一头熊的场面。

节日当天大家披着画得花枝乱颤的床单,一颗硕大的眼珠罩头,在鄂木斯克街头愉快地玩耍。

这些乱窜的眼珠子可能是之前鄂木斯克纪念日,全民体验绞刑之后没来得及清理的活动物料。

在鄂木斯克,哪怕是小朋友,生活也不容易。区区一个游乐场,两米高的铁丝网。

游乐场里的秋千像是办公椅和秋千架重组家庭再婚生出的混血王子,气质独特。

游乐场专供装饰,透露着寒酸、无聊和漫不经心。

匹诺曹已经算很友好的作品了,冷不丁来个恰吉能把小朋友原地吓哭。

坚强!

在鄂木斯克长大的孩子,最终成长为在暴风雨中飞翔的海燕,在同学合影中劈叉的硬汉。

当然,叉也不是一天就能劈成的,每周逛两次鄂木斯克Slavyanka村体育馆,每次都有新收获。只是上帝在你眼前放了扇屏风,你得自己去掀开。

人类是鄂木斯克建筑最好的装饰品。行走在鄂木斯克的街道上,能看到医院风格的建筑上设计了一对在窗户外面交接手术用具的医护人员;

徒手在房顶上施工的工人给平凡的建筑增添了浓郁的人文气息和丰富的精神内涵;

人类主义装饰风格充分传递着鄂木斯克人民的热情好客,具体参见便利店窗户上温馨的手写请假条(虽然是用刀摁在窗户上的);

和经常带着车一起游泳、努力培养爱车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鄂市市民。

难怪前两年,生活在鄂木斯克的流浪狗坐着浮冰也要离开鄂木斯克。(不是)

在鄂木斯克,你能找到唯一正常的东西就是喷着阿迪达斯三道杠的车了。

毕竟这个地方,连火车都是从鄂木斯克来,到鄂木斯克去。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