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北京新发地相关新冠肺炎首例治愈患者今天出院

6月29日上午10点

北京新发地相关新冠肺炎首例治愈患者

从北京地坛医院出院

来源北京卫视

得知自己即将出院,何先生特别高兴:“没想到自己晚两天住院,治疗顺利,第一个出院!”

何先生今年56岁,是本次新发地相关新冠肺炎的首例治愈患者,和本次疫情中首位确诊患者“西城大爷”一样,何先生也来自西城区,还比“西城大爷”年长几岁。

从6月13日到6月29日,何先生在北京地坛医院度过了难忘的一段时光。经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救治,入院3天后,他的体温就恢复了正常,临床症状、影像及化验指标于数日内也相继好转。6月21日、6月26日何先生的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达到了出院标准。

说起在地坛医院的住院感受,何先生夸个不停,“医生护士我都能叫上名字,他们都好着呢!都好!在医院吃得也好。”

来源北京日报

谈及感染过程,何先生回忆道,6月3日,他曾在新发地市场购物,因为闷热时不时揪一下口罩透透气,可能因此被感染了。

从新发地回来以后,6月5日,何先生开始出现乏力、头痛等症状,到6月12日开始发热,最高体温达到38℃。当天,他到医院就诊,新冠核酸检测阳性,次日,他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普通型)收入北京地坛医院应急五区。

6月29日上午,何先生离开北京地坛医院病房楼。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对这波疫情的首例治愈者,北京地坛医院主任医师徐艳利分析道,“何先生之所以能这么快出院,首先确实是因为他发现得比较早,为他的后续治疗争取了一段时间。第二就是他自己也特别乐观,治疗过程中心态特别平和,特别配合我们医护,所以顺利出院了。”

“我们留了电话,有啥不舒服的,可以和医院联系。14天和28天后,再回医院复查。”徐艳利说。

6月11日,新发地相关疫情发生以来,北京地坛医院成为此次疫情的唯一定点收治医院,所有新增确诊患者都在那里就诊。为此,地坛医院腾出1070张床位,其中普通床位1000张,重症床位70张。

截至6月28日24时,北京地坛医院共收治本次疫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18例。目前该院已投入一线医务人员638人,其中108人来自其他北京市属医院支援。他们之中,有些人曾参与援鄂和小汤山医院的救治工作,经验丰富。

父女的联络桥

在支援北京地坛医院的过程中,宣武医院的尚婷遇到了一对父女。由于父女二人收治在相隔几米的不同病房,从没有离开过父母的小姑娘出于恐惧一直哭闹不安,拒绝吃饭;另一边,女孩的父亲也非常担心女儿,一遍遍地打呼叫器,询问孩子的情况。

了解到这个情况,尚婷立刻去探视了女孩的父亲,为了方便他了解孩子的情况,及时解决诉求,尚婷留下了自己的微信,并主动承担了照顾小姑娘的工作。

来源宣武医院

在之后的几天里,尚婷总是第一个来到小女孩的房间,看看她有没有好好吃饭,给她泡一杯维生素水,给她讲童话故事,陪她画画,成为了女孩信赖的贴心大姐姐。随后,尚婷用手机拍下小姑娘的照片,让女孩的父亲及时了解女儿的现状。

得知女儿一切安好后,女孩父亲激动地握住尚婷的手说:“太谢谢你了,那么辛苦,来回奔波,看到我女儿没事,我就放心了!”。

“不争气”的眼泪

“我比较爱流眼泪,听到患者轻声说‘谢谢’时,激动地哭了。”北京中医医院第二批援地坛医院医疗队的副队长辛颖回忆着第一天进驻病区的情景。

那天,辛颖负责带领新冠肺炎患者做CT检查。途中有一段很长的室外路程,午后的太阳格外“热情”,烘烤着大地。穿着厚重的防护服的辛颖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必须要把患者安全送到检查室!”

来源北京中医医院

终于,约3个小时后,20位患者全部结束了检查。“姑娘,谢谢啦!这大热天,我们感觉要晒化了,你还穿着这么厚的衣服,辛苦了!”当听到患者们一声声的感谢时,辛颖“不争气”地留下了眼泪。

“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日子!”辛颖满脸幸福和甜蜜地说,“我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和生日没想到会在北京地坛医院度过,还挺有意义的!”辛颖的爱人把玫瑰花和生日蛋糕寄存在了驻地大门口,这份带着家人的爱与支持的礼物,正在等待它的女主人下班归来。

“你放心,孩子交给我”

北京胸科医院的骨科护师王倩是一位还在哺乳期的妈妈。由于孩子年龄太小,王倩未能参加前期的支援工作,这让她感到十分遗憾。接到本次支援北京地坛医院的报名通知后,王倩向护士长提出了申请,坚决要求奔赴一线。

来源北京胸科医院

王倩的丈夫十分清楚,工作有风险,但他更知道对于妻子来说,参与支援是她的愿望。为了不让王倩担心,他积极做好家中的“后勤工作”,对妻子说道,“作为医务工作者就要去完成使命和责任,我支持你,放心去吧,孩子交给我,没问题”。带着家人的支持,王倩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支援工作中。

米粒,妈妈要去“打怪兽”了

来自北京回龙观医院的林培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小米粒,今年3岁多。接到医院外派任务的当天晚上,她跟女儿说自己要去“打怪兽”。

小米粒哭着抱着妈妈不肯放手:“不想让妈妈去,妈妈在家陪我!”

“妈妈现在是去治病救人啊!”孩子爸爸和小米粒耐心解释道。

终于,小米粒泪眼汪汪地告别了妈妈。第二天一早,林培看了正在熟睡的女儿一眼,拿着行李悄悄出发了。

来源北京回龙观医院

在北京地坛医院工作期间,林培休息时候会跟小米粒视频,女儿问她:“妈妈你累吗?”

“妈妈不累,你在家听话吗?你有没有照顾好爷爷奶奶呀......”

有一天视频的时候,林培没见到孩子,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孩子已经腹泻发烧两天了。家里人担心影响她工作,没跟她说。

林培听后着急地哭了,一方面为自己不知道孩子的具体情况而着急;另一方面,自责在孩子需要妈妈的时候没能在她的身边。

看着哭红了眼圈的林培,组长苑鸣顺感到心疼,并将此事转告了北京回龙观医院的领导,院领导在第一时间了解孩子的身体情况,并派工作人员到林培家中慰问,以消除队员的后顾之忧。在医院的支持和家人的悉心照顾下,孩子很快恢复了健康。

这个夏天,感谢这些白衣逆行者,是他们在直面疫情的惊涛骇浪,挺身而出换来了百姓的健康。他们未必非凡,但始终温柔有光;他们勇毅前行,乘风破浪。待归来时,定会山河无恙、人间安康。

来源:北京日报、北京卫视、

北京新闻、新京报、以上5家市属医院

编辑:铎铎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