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冻土解冻释放千万年前的病毒,会开启新的一场大流行吗?

国外病毒学家称,从冰川、冻土中释放出的病毒一旦“接触到合适的寄主,它们就会被复活。因此,如果让一个人类同曾冷冻的流行病病毒接触,就会被感染,开启一场新的大流行病。”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红星新闻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正在解冻的永冻层 图据英国《独立报》

2020年是极不寻常的一年,也是极地地区“非常极端”的一年。野火肆虐,冻土层解冻,海上的冰和冰川正在消失。6月下旬,西伯利亚小镇上扬斯克的温度达到破纪录的38摄氏度。变化正在以远超出科学家们预期的速度到来。那些原以为是几十年后出现的情况正在发生。

近年来,国内外媒体曾多次报道称,随着气候变暖,极地冻土的逐年解冻,恐怕会打开一个“潘多拉魔盒”,释放出人类难以应对的古老病毒、细菌。

病毒可能引起大流行病,这种过去看起来遥远的威胁,随着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已然让人们的观感发生了改变。

那么,冻土解冻、冰川融化可能释放的古老病毒,以及其他环境中的病毒,对人类实际构成多大的威胁呢?气候变暖真的会打开“魔盒”,带来下一场大流行病吗?

反常高温致野火频发,极地冻土层解冻

据《华盛顿邮报》7月4日报道,6月20日,西伯利亚的“严寒之极(Pole of Cold)”温度高达38摄氏度,这是极地地区自1885年以来破纪录的最高温度。

西伯利亚的野火 图据《华盛顿邮报》

而这种反常高温导致了野火频发。通常,当地的野火在7、8月才会爆发,但今年4月里,西伯利亚东南部的伊尔库茨克就已经爆发野火,而且是上一年的三倍之大。野火在5月就已经到达高峰,而炎热干燥的夏季还在前面。

这些野火烧掉了冻土层上覆盖的植被,使其更容易融化。而且,西伯利亚的野火正好发生在容易受影响的冻土层所在区域。

“十年前,我们以为更多的冻土层能抵抗住变化。”美国北亚利桑那大学教授泰德·舒尔(Ted Schuur)指出,科学家们发现了越来越多冻土层不稳定的证据,而气候的迅速变暖也改变了他们之前的预测,“我们基本上每年都在破纪录。”

阿拉斯加大学费尔班克斯分校研究人员弗拉基米尔·罗曼诺夫斯基(Vladimir Romanovsky)指出,极地这些变化的步调、严重程度和范围,对很多研究这一区域为生的研究人员来说都是令人吃惊的。而那些对于极地地区变暖速度“看起来极端”的预测,结果证明是对“现实情况的低估”。过去15年里,极地的温度变化原本是科学家们预测中70多年内都不会发生的。

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国家雪与冰数据中心研究员瓦尔特·迈尔表示,在这个全球加速变暖的进程中,2020年“毫无疑问是极地地区非常极端的一年。”

2020年前5个月西伯利亚的高温 图据《华盛顿邮报》

而科学家们早已指出,气候迅速变暖将释放出极地永冻层中长期休眠的千万年前的古老病毒。

古老病毒会开启新的大流行病?

据英国《独立报》今年7月报道,法国艾克斯-马赛大学(Aix-Marseille University)病毒学家Jean Michel Claverie教授指出,从冰川、冻土中释放出的病毒一旦“接触到合适的寄主,它们就会被复活。因此,如果让一个人类同曾冷冻的流行病病毒接触,就会被感染,开启一场新的大流行病。”

细菌也是一大威胁。据BBC报道,2016年8月,在西伯利亚位于极圈内的亚马尔半岛冻原,一个12岁男孩在感染炭疽后死亡,另有至少20人入院。而这次炭疽感染的一个可能性起源是,75年前,一头感染了炭疽的驯鹿死亡,其尸体埋进了冻土。其身处的冻土在2016年夏季的高温中融化,这头驯鹿的尸体再度暴露了出来,并将炭疽释放进了附近的水和土壤,进入了食物链。于是,在附近吃草的超过2000头驯鹿被感染,最终导致了部分人类的感染。

针对多篇外媒报道曾引用的这个“案例”,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教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个可能性“只是一个推测。”

“全球变暖冰川融化使新的菌出现是个问题,”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所杨占秋教授向红星新闻记者解释道,“自然环境的改变,释放了存在于冰川冻土中的病原体,它们在与新的环境适应过程中,使得它们与人和自然环境中存在的动物相互作用和交流,最后导致了新的疾病发生与流行。”杨教授补充道,“但是已经发现的菌并未引起人类疾病大流行。”而且,“新发现的病原体要引起人类疾病有个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

冰冻千万年后,病毒是否具有活性?

2011年的一份研究中,俄罗斯科学院教授Boris Revich和Marina Podolnaya也指出,随着冻土的融化,那些造成18、19世纪致死性感染的介质可能会归来,特别是那些掩埋感染者的墓地附近。

此前,科学家已经在阿拉斯加的冻原里发现了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死者的病毒RNA片段。天花和鼠疫也很可能在西伯利亚的冻原里埋着。位于新西伯利亚的俄罗斯国家病毒与生物技术研究中心的科学家们测试了埋在俄罗斯冻土里的死于19世纪病毒性流行病的人体遗骸。尽管没有发现天花病毒,但科学家们检测到了其DNA片段。

对此,金冬雁教授指出,使用PCR技术(一种用于放大扩增特定的DNA片段的分子生物学技术)可以把冻土里死于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人身上的流感病毒序列测出来,重新用基因工程的方法制造出来,但“那个病毒是死的,是不可以再传染人的。”金教授表示,当时在那些人身上的病毒,虽然是在冻土里,但经过了这么多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有感染性的。

目前,美国、俄罗斯等国还有存放活体天花等病毒的实验室 图据网络

冰冻条件下,病毒是否能存活,这要看在什么地方和有过多少次解冻。金教授指出:“一般的情况下,我们保留的这些品种都是在-80℃的环境里,可能能够稳定地保留若干年。”但如果经常解冻,例如冬天的时候是冰冻的,到夏天的时候解冻了,病毒早就死掉了。

古老病毒、疾病的杀伤力已不可同日而语

一旦古老的致死性疾病的病毒释放出来,如果仍具活性或是被某些科学家复活,会引发大流行病吗?金冬雁教授表示,这“近乎是天方夜谭,甚至说胡说八道都可以,是没根据的。”

极地冻土和冰川中的病毒,“没有证据说明它们是有活性的,就算是有活性的,它对人是不是会造成烈性传染病呢?”金教授指出,“人是万物之灵,大部分病毒、细菌都是非致病的。就算是人体内的大部分病毒和细菌都是不致病的。”

此外,金教授还指出,并非以前的病毒就一定很厉害,而过去非常厉害的病毒、细菌,放到今天也不一定很厉害。如果把1918年曾经杀死2000~5000万人的西班牙大流感的毒株复活,它也根本就没有任何杀伤力了。它只能比2009年的H1N1还弱,因为现在大部分人都有它的抗体。

“2009年的H1N1也是全世界大流行,为什么(症状)这么轻?因为它跟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血凝素是一样的,所以根本就造成不了大的损害。”金教授指出,那一场西班牙大流感发生在抗生素发明以前,大部分人是继发细菌感染而死,所以,该病毒的杀伤力不可同日而语。

20世纪50年代末,苏联一个鼠疫防疫中心的科学家们 图据《纽约时报》

因此,并非每一个曾具致死性的病毒都那么危险,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天花被释放出来也没有多可怕,“我们有痘苗病毒,打了疫苗就解决了。”金教授指出,“以今天的科学技术,以今天的医学水平,天花、西班牙大流感都不在话下,都是完全是可控的。”

此外,不是所有病毒都会传染人,如三文鱼的病毒不会传人,但部分禽流感会传染人。金冬雁教授指出,对人类相对比较危险,值得警惕的“主要是高等哺乳类动物,如蝙蝠”。蝙蝠有大量的病毒藏在体内,而且对它不太致病,但这些病毒到了人身上可能就致病性强,因此,“我们不应该去破坏像蝙蝠之类的动物的生态,侵犯到它的生态环境就有危险。”

对此,杨占秋教授也赞同,他表示要预防病毒、细菌对人类造成威胁,“关键是减少对大自然的破坏,保护环境,保护生态。”

总的来说,“发现很长时间以前的什么细菌,或者它以前留下来的DNA,即便将其复活,也不意味着会造成大流行病。”金教授表示,有些人可能是出于善意的,想保护环境,指出气候变暖会造成疾病大流行,但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过去的、古老的病毒、细菌释放出来就会如何,甚至毁灭人类。因此,没必要恐慌。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林容

编辑 张寻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