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婆婆扣了彩礼还占我的新房,孩子上门拜年她看见后反锁了门

刘玉芬到了适婚的年龄,媒人开始介绍合适的年轻小伙子,年轻的小姑娘总是幻想着爱情,所以,刘玉芬没有听从父母的意见,选择了长相不错林小彦,俩人都没有什么文化,了解了一段时间就准备结婚了。

林小彦是家里的老二,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老大已经成家了,老三和林子彦年龄差不多,也谈了一个对象,而且对象跑过来住到了家里。

林小彦的母亲林老太太,打算把两个媳妇都娶回来,但家底又不够,林老太太之前是个教室,脑子好使,很快就想起了一个主意。

林老太太拉着刘玉芬的手:“闺女啊,你看当时跟亲家说好的彩礼钱,能不能先少给一部分,老三这也要娶媳妇,我这手里钱不够,少给的那部分就当借你的,老三媳妇进门了我就还给你。”

刘玉芬一个新进门的媳妇怎么好拒绝婆婆,就同意了。第二天,林老太太又来了“二媳妇儿,我还想跟你商量件事,老三这结婚还没有盖新房子,能不能先在你们屋里头结,你们先住老房子里,等结了婚,你们再换回来。”

刘玉芬想着钱都已经答应了,就做到底吧,又同意了,谁曾想,这一松口就再也收不回来了。彩礼钱林老太太以已经是一家子为理由拒绝给了,房子也不提换回来这一茬。气的刘玉芬一个新媳妇在家里破口大骂。

这时你会问,她老公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出面解决呢?接下来你就知道了。

林小彦是家里的老二,上有父亲看重的大哥,下有弟弟妹妹,没有人会在乎他,早早的就辍学在家,家里的好吃的好用的都紧着哥哥,弟弟妹妹用,要想有好的,只能自己想办法,去给别人帮工。

十几岁的孩子显然抗拒不了好的东西,经常去给别人帮工,导致父母觉的他胳膊肘往外拐,更家不待见他,林小彦为了让别人愿意找他,姿态放的很低,慢慢成了讨好型人格,人又老实,成了村里的老好人。

你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出头解决上面那样的问题?

刘玉芬心里一肚子气,婆家欺负,丈夫又是一个不顶事的,心里多多少少都窝着火。

后来,刘玉芬生了老大,两口子都在打工,没人带孩子,就把孩子送回了娘家,再后来,刘玉芬和老三媳妇前后脚怀孕了,怀大闺女的时候是在娘家,饭菜都很重视,奶水很足,孩子也白白胖胖的。

这次,是在婆家,丈夫要打工,婆家又没人管,整天吃的也不好,孩子奶水也不足,农忙时,老三家的孩子有人带,自己家的孩子却没人管,去地里插秧,就把孩子放到大盆里玩,一边看孩子,一边干活,孩子黑瘦黑瘦的。刘玉芬心里的气又涨了几分。

分家了,因为婆家不重视,好东西没有分给刘玉芬她们,婆婆说,我不用你养老,我也不会分给你,刘玉芬同意了,家里唯一的灌溉机器,林老太太说一块用,但后面刘玉芬一次也没借到过,浇地什么的,还是娘家兄弟开车连夜过来浇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老房子年久失修,屋顶塌了一个洞,刘玉芬冒着大雨带着孩子去乡里公社寻求帮助,却没有得到帮助,回来又去大队里求情,最后,大队把村里废弃的学校房子给了她,她们家冒着雨匆匆搬了家,而这期间,婆家没有任何一个人出面,废弃的学校也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是自己蒸馒头的,刘玉芬分家后,家里的和面盆还是自己娘家妈来了看见没有,去买的。

从此,逢年过节,刘玉芬再也没有去过公婆那里,后来,孩子们也不愿意去了,不是刘玉芬不让去,而是孩子不愿意去,逢年过节,孩子去,林老太太总是把好吃的藏起来给其他孙子孙女,过年的压岁钱也总是比其他人少很多,去了还没待一会,林老太太就会催离开,孩子多少心里都有点数。

彻底伤了孩子的心的是后面有一年,刘玉芬家的孩子去拜年,刚走到林老太太家的街拐角,林老太太恰好在门口,看到孩子过来,转身回了院子,把门关了起来,从此,刘玉芬家的孩子再也没有去过。

大伯看不起林小彦没出息,老三家的媳妇嫌弃刘玉芬家穷,总是冷嘲热讽的,林老太太地边的树卖了,没有刘玉芬家的,养的羊沤的粪当肥料,没有刘玉芬家的,林老太太两口子的地分了,没有刘玉芬家的,林老太太两口子帮忙还是没有刘玉芬家的。

但就是这样,林老太太两口子年纪大了,该养老了,曾经说不用刘玉芬家养老的林老太太找来了,要老二家给他们两口子养老。

刘玉芬拒绝了,从此,林老太太开始在村里卖刘玉芬的赖。

刘玉芬心里那叫一个气,跟林老太太骂了起来,刘玉芬变成了村里人心中的泼妇,婆家不待见,丈夫又不顶事,村里开始欺负这个穷不拉几的家,偷偷的占刘玉芬家的地,偷刘玉芬家辛辛苦苦攒钱买的打算盖房子的砖。

刘玉芬骂街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林小彦抽烟喝酒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经常喝醉,林小彦挨骂的次数也更多了,林小彦又不注重卫生。

后来,两个人分居了,刘玉芬开始不让林小彦跟自己在一个锅里吃饭,林小彦总是单独分一份去一边吃,林小彦讨好型人格让刘玉芬生气至极,别人一顿饭就可以让林小彦放下自己家里的活去给别人干,惹得刘玉芬骂的越来越难听,刘玉芬心里气啊,变不再给林小彦做饭吃,林小彦觉的刘玉芬已经让村里人不待见了。

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这个家,在村里有一席之地,刘玉芬理解不了为什么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林小彦却还能当做没有事一样去和颜悦色的跟他们打交道。

林小彦心中也有气,觉的自己娶了一个不明事理,整天骂街的泼妇,觉的就是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了不幸。

从此离了心,挣得钱再也不上交了,别人欺负刘玉芬也不在乎,自己家旁边种的树,被邻村人霸占,要卖了,刘玉芬跟别人骂街,打架,林小彦没有替刘玉芬出头,村里也没有一个人出头。

别人跑到家里欺负,刘玉芬受伤住院,伤透了心。

出院后,丢下刚刚上小学的儿子离家出走了,半年,甚至一年都不回来,从此,小儿子没人管了,林小彦给小儿子买点馒头,咸菜放家里,自己打工,喝酒,依旧醉醺醺的回来,小儿子回来看电视没人管,作业没人管,也没有人教育,作业写不完被老师打了,便哭着闹着不愿意去上学。

林小彦请人吃饭,托关系给小儿子转学,整个小学换了好几次学校,没有人教育他,告诉他什么事情该怎么做,早早的便厌学,初中混完就不上了,二女儿始终不愿意结婚,父母留给她的心里阴影太大了。

刘玉芬来来回回离家出走两年,林小彦去找过刘玉芬的娘家兄弟闹,刘玉芬的娘家大哥跟刘玉芬断绝了关系,连带着外甥们也断绝了,林小彦心里对刘玉芬带着恨,处处防着刘玉芬,两个人整天吵架,一天十吵都不为过。

家里是村里最穷的,过的是村里最差的,与其说是夫妻,不如说是仇人,刘玉芬觉的是林小彦的错,林小彦觉的是刘玉芬的错,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别人吵架,夫妻不合总是避讳着孩子,但刘玉芬和林小彦却生怕孩子们不知道。

刘玉芬和林小彦中间,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不一一列举了,孰对孰错谁又能说的清呢,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带给孩子的是不可磨灭的伤。(作品名:《如果是你,将会怎么做》,作者:南鸢橘纱。)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