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加拿大人在前后院边隔离边度假

【环球时报驻加拿大特约记者 陶短房】虽然和新冠肺炎病例数全球排名第一的美国共享长长的陆地边界,但加拿大严防死守,疫情防控做得还不错。许多加拿大人认为,绝大多数城市居民住独立屋(在中国称“别墅”)、城市屋(在中国称 “联排别墅”),比较“疏离”,加上又有“前后院”可以自由活动,因此居家隔离时他们更能“蹲得住”,这对防疫大有帮助。疫情期间大人孩子宅在家里远程办公或上网课,一度甚至连户外活动场所、健身的地方都关门了,前后院就成了加拿大人仅存的户外活动场地。他们在那里打球、烧烤、露营、养鸡、种菜,自给自足,自娱自乐,前后院俨然是疫情期间的世外桃源。

前院球场后院乐园

前后院是加拿大独立屋的“标配”,一幢标准的独立屋,必带有一个后院和一个前院。前院和后院的格局大相径庭:前院通常没有院,而只是一块和公共用地差异明显、却没有院墙的草地或硬地;后院则更接近中国人所理解的院子,有围墙或篱笆环绕。加拿大是“车轮上的国家”,住独立屋的家庭标配两辆汽车,“车能开到家门口”是必备的居住条件,因此独立屋前院必定临街且做成开放式,面积有限。有些住宅前院较大,或面对交通干道,也会设法拉个篱笆、铁丝网,以免小孩子或宠物跑到大街上出意外。还有些住户别出心裁,会在买下这类住房后,围着前院的“边界”种一圈小树,几年后小树长成大树,稍加修剪,便是一道体面的绿墙。至于后院,背后要么是公共绿地,要么是邻居家的后院。

疫情来袭,公共健身场所全部关闭,一度露天运动场的篮球架都拆掉篮筐,秋千也贴上封条。想运动,就只能在前后院解决。前院相对狭小,但较开放,有些住家会放个北美很流行的家用篮球架,也有人会把活动式曲棍球门抬出来,其实是模仿冰球的旱地球门,冰球是加拿大最流行的体育运动,以往这些“前院运动”是邻居间孩子们最基本的“社交手段”,但疫情期间许多家庭比较小心,会尽量避免和外人一起打球,有些甚至不怕麻烦,每次自家孩子出来练球就把篮筐装上,练完了再拆下。不过近日疫情相对缓和,“前院篮球”也开始慢慢恢复“邻家孩子社交”的功能。

后院则更加私密,属于自家孩子的乐园,防疫限行主要在夏季,许多家庭在后院添置了蹦床、木马、滑梯、拆卸式儿童戏水池等设施,孩子们可以足不出院尽情嬉戏,无须担心传染或其他安全问题。有些有条件的家庭还在后院建造了树屋甚至小型游泳池。

“前院花草后院菜”

加拿大前后院文化中,园艺是极重要的内容,“前院花草后院菜”,因为前院相对开放,是“住家的门面”,要弄得好看、体面,且许多城市规定“住宅必须定期剪草”,后院封闭、不易被外人看见,前院就成了“执法监督重点”,而后院相对私密,种个菜什么的不容易被“偷菜客”惦记。疫情期间人们宅在家中时间长,种花种菜的闲情多了,几个月来网上“晒菜”成风。种菜,不仅能打发时间,在超市供应出现问题时,自家种的菜还能救个急。笔者家的邻居是一家华人,他们不仅在“传统菜园”——后院种满了白菜、萝卜、辣椒、豆角,甚至在传统上只种花不种菜的开放式前院,也种了不少土豆。

一位家住大温哥华都市区素里市的朋友,来自安徽,疫情期间养了12只母鸡,平均每天能收获大约8个鸡蛋,彻底解决了超市买鸡蛋不便的问题,鸡粪还能用作种菜的肥料。不过这位同胞在同乡群里“推广先进经验”时却遇到不少阻力,因为加拿大各城市对“后院养鸡”的规定大相径庭,仅以大温哥华都市圈的21个市镇区为例,有的限制养鸡性别,比如素里市,只许养母鸡,不许养公鸡;有的既限制性别,又限制数量,如温哥华市,不但只许养母鸡,且每户不得超过6只;还有的严禁养鸡,如北美华人比例最高的列治文市就严禁“后院养鸡”。

前院遛狗后院烧烤

加拿大人常常将冬季雨季之后至深秋新雨季开始之前的日子,称作“烧烤和日光浴时段”,是最快乐的日子。疫情期间严格限制人群聚集,去公园、绿地或野外烧烤、晒日光浴,成为许多人的“心头痒”。怎么办?在前后院解决。通常遵循“前院露营后院烧烤”的定律,烧烤炉通常架在后院或凉台,在后院里支上户外桌椅、太阳伞之类享用,而日光浴却普遍选择半开放的前院,有些“讲究的人”不但会穿上泳装,还煞有介事地在草地上支帐篷。

疫情最严重、防疫限制措施最严格的那些日子,前院成了家家户户的“狗乐园”,因为加拿大住独立屋者十有八九养狗,而狗是不遛不行的。既然别处去不了,那只好在自家前院凑合遛吧。

过去几个月的“深宅”,在很大程度上重塑了加拿大“前后院文化”内涵。新学期开学,隔离措施已逐渐放松,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慢慢尝试走出“前后院”。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