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来忻州登长城  读历史当好汉

【环球网文旅特约作者 米广弘】走进忻州,就走进了长城博物馆,时时处处能感受到中华文明的历史脉动。

登长城怀古,塞外大地的奇观,遗留着多少悲壮的史诗和苍凉的吟唱,古老的砖石渗凝着乡民的血汗。那屹立的土垛,是国疡的阵列,是站立的死亡。昔日,那些戍边的士卒用血肉筑起边关长城,祈求民族的亲睦,盼望安居和乐业。如今,在一片和煦的阳光里,忻州古长城已成为国人的理想旅游地。

站在长城的堞台上,嫣红的夕阳把城墙涂抹得璀璨一片。西风发出猎猎的响声,似乎在翻动着一页页沉重的历史。“金戈铁马影犹在,十里不闻羌笛声。”谁能想到那一段矮矮的土墙就是曾经保家卫国的长城,在风沙雪雨中屹立了两千多年,坚如磐石。烽火台上的狼烟早已熄灭,飘荡了几个世纪的战争之旗被和平的时代车轮碾得粉碎。只有土长城旁那肆意生长的植物,展示着沧桑岁月的艰难和坎坷。低矮的残垣断壁蜿蜒匍匐在地表之上,无声地诉说着几千年前的辉煌。

在漫漫历史风云中,忻州修筑有赵长城、汉长城、北魏长城、齐长城、明长城等,称其为长城故乡一点也不为过。长城孕育了一个不朽民族的文明史,使人缅怀过去,遐想未来。细细地品味着这些古长城,阅读着写在中国版图上的历史,寻找着铭刻在炎黄子孙心中的伟大形象。在长城的台阶上,看到一队队前来游览的人们,彩色的衣服点缀着长城,回首时发现在长城顶上站着一群年轻人,对着群山呼喊,仿佛在召唤着美好的未来,此刻他们也成了一道风景。读长城,心里不由生出满满的自豪感和满足感,才知道长城今天为什么会成为旅游热点,成为当地一脉相连的多娇风景。

长城有戍边将军墓、总兵坟、王陵数座,还有腹式接火台(烟岗)、箭楼,形成完整的关口防御体系,是边塞特征和文化遗迹最集中的地方。地处历史上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冲突与融合的部位,以城、堡、长城、烽堠的合理修筑布局,构成了一套具有军事科研价值的防御系统。内三关、外三关是设在内长城线上的六座著名关隘,靠东侧的居庸关、紫荆关、倒马关称为内三关,靠西侧的雁门关、宁武关、偏关为外三关。这六座关隘彼此互为联动,构成一个整体,成为拱卫京都的稳固屏障。天下九塞雁门为首,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雁门关是长城文化、关隘文化、忻州文化的瑰宝。

历史很公正地将几个朝代与长城联结在一起,一同成为不朽,这是长城的灵性。忻州内外长城犹如玉带连珠,将雁门天险、平行要塞、杀虎隘口及无数烽堠卫所、敌棋暗道联成一体。那雄姿好似咆哮的呐喊,迸出了民族兴衰的韵律。透过古长城嵯峨的山影,闪现着多少爱国志士、革命先烈的英姿。历史的呐喊和英烈的灵魂铸成了山水,中华民族就是从这里开始,走出闭塞,走过落后,走入多元,走向盛世。

在长城上漫步,徜徉在步道和现代人潮中,思绪从绵长的怀想和悠远的追忆回到现实。再回首眺望古城墙新姿时,顿时领悟到,长城已将昨天的历史和今天的现实连接起来;长城脚下的儿女,正将先人的心愿变为现实。昔日里用血肉筑起的长城,而今正是气势磅礴、气象万千。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去忻州更遗憾。(文图:米广弘 文化学者)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