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这就是所谓的名媛后浪?

有钱只能说明有钱,有钱不能说明美德。

——遇言姐

百亿名媛曹译文小姐翻车上了热搜,导火索是她自己在B站上传的,蹭“打工人”热度的视频。

这条在逃公主微服私访体验民工生活的视频,最初的标题叫——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后来因为触发众怒,改成了“早安,打工人”)

▲上流社会体验平民生活的方式是微服打工,平民社会体验上流生活的方式是名媛拼团,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一边羞辱打工人,一边显摆优越感,光看这标题就已经很离奇了。

身为白富美秀百万高定,享受大家的艳羡还不够,非得要刷一把阶级对立,为了流量语不惊人不休。

就算是川普内个狐假虎威、假模假样的闺女伊万卡,也得给自己弄个“我跟所有职场女性一样”的人设呢。咱们是什么性质的国家呀你玩这套,这位大小姐的脑子莫不是被门夹了。

也难怪评论区都说这姑娘又蠢又坏,不知家长怎么教育出这种惊天二货。

▲如曹小姐所愿,她这回出圈了,被骂上热搜了

在视频里,曹译文说,自己要去体验搬砖小妹的一天。

然后特别加重重复她去的是自家的建筑项目,现场工作人员不知道自己集团大小姐的身份。

没错,曹译文称自己是集团大小姐。

不过,所谓的微服私访很快被疑似公司员工在网上踢爆,曹译文要来拍摄视频的事儿早就通报了建筑工地,为了配合大小姐的拍摄计划,大家还在前一天加班搞卫生。

其实想想也是,哪个工地会允许素人带个摄像师跑去摸鱼,还有从监理到经理一众人鞍前马后地陪演。

在视频中,曹小姐的主要工作是发嗲撒娇,莫名其妙的吐槽监管她的工头,刷居高临下俯视蚁民的优越感,没教养到叹为观止,跟王家少爷有一拼。

进入工地时,她得意的说,不戴头盔罚200这条规矩还是“我们定的”。

中午在工地食堂花5毛钱吃饭,字幕特地打上“从没听过的数字”。

▲没听说过5毛钱?难不成是傻的么?

下午敲了几个钉子,曹小姐对着镜头说:“房子收工的时候,我就跟爸爸说,我要哪一栋的哪一户,因为那里面有几个钉子是我钉的。

耙了两下水泥,曹译文说这活儿不累,因为自己的腰肌在多年的马术训练下柔韧度良好。

来来来,凡尔赛文学学起来。

工头指点曹译文干活儿,她说:“别TM废话,让老娘干活,哪儿来那么多屁话。”

快收工时,曹译文说,今天健完身,不对,今天搬完砖,姐要去喝酒。

神来之笔是,工头将200元的日薪转给曹译文,镜头特写银行卡余额为1千500万。

然后,曹译文俏皮的跑上来接她的车,留下一脸懵圈的工头原地凌乱(这工头也是不容易,还要陪地主家的傻闺女演她的在逃公主内心剧)。

遇言姐说:见过恶心的炫富,这么恶心的炫法,贴到你脸上的炫,真还是第一次见。

一位清华土木博士气到在知乎上发帖——

如果不是为了生活,没人会享受这个底层的工作,觉得拌混凝土、绑钢筋很“好玩”,拍成vlog“体验生活”。这是对土木行业的侮辱。

“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这话没毛病。

你有你享受物质的权利,你有你炫耀财富的自由。但是作为一名既得利益的二代,你跑去工地一日游,强说自己是打工人,临走还要踩上一脚:“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我们这些有钱人的。”

这是什么神操作?

再看看曹小姐的履历,本科就读于波士顿大学经济学系,之后又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了硕士。

在美国呆了这些年,接受的是贵族教育,应该对政治正确更敏感才对,应该知道什么言论是不宜的,怎么到头来连基本的尊重都没学会?

对比一下北大网红,以色列富二代高佑思的B站视频。

同样是体验基层生活,高佑思做高铁志愿者、去早点铺炸油条、去美团快递送餐,每一条视频都让人感到共情和温暖。

要说曹译文这姑娘,遇言姐还是B站上的百万衣橱(事实上是千万衣橱)系列视频中知道她的。

每月40万的零花钱,还不包括置装费。

均价10万一条的高定裙子她有一衣橱,还跟迪奥定做过20万欧元(120万人民币)一件的裙子。

介绍自己的裙子时,她会说:“这件退完税后15、6万,性价比真的很高。”

曹译文在美国读书时坐的是私人飞机,从浴巾、毛巾,到床上铺的毯子全部爱马仕。

翻了几页曹译文的微博,惊觉还真有这样的姑娘,每天的生活就是看秀、逛展、旅游、骑马、吃下午茶、参加派对,买买买、玩玩玩。

所谓创业,就是把自己的生活直播出来,用自带的白富美光环来吸粉。

以前,亦舒说——

“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裳,买过什么珠宝。”

然而,在流量变现的互联网时代,这句话明显已经不适用了。

在以前的推文中,遇言姐酸了一下:

当一个所谓的名媛打开衣橱,报菜名一样报出每件衣服的售价时,她就已经与名媛没啥关系了。

哪知这姑娘忒猛,这么快就翻车了。

如今的人间富贵花已经不满足于享受生活了,还要用羞辱劳动者的方式来彰显自己的高贵。

曹译文式名媛的火爆,媒体的推波功不可没。

不久前,还有文章尬赞她是“比你有钱还比你努力的小姐姐”。

今年9月,曹译文为《Tatler》拍摄了封面,主题是中国内地的富二代名媛。

同框的还有任正非的小女儿姚思为,参加过夏洛特王后舞会的赵梦颖,古董车集团继承人黄孙初夏,光伏圈里的富二代高海纯……

▲自从巴黎名媛舞会以来,姚思为的画风也有点迷。按说以姚小姐的家境、学历,不需要抢注名媛商标啊,还跟曹译文站到了一起,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

采访文章把曹译文描绘成“流量时代的新生活引领者”,其中引用了曹译文的一段话——

“我觉得,当你从全球化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你的高度就不一样了。”

遇言姐说,敢问曹小姐跑到自家工地上去居高临下秀阶级优越感,是哪一种全球化的角度啊?

只能说,小编为了完成稿件也是绞尽了脑汁。

这本《Tatler》是一本母版来自英国的杂志,重点报道上流社会的名媛贵族,关注慈善晚宴、社交舞会啥的。

毕竟,英国有阶级传统。

这个杂志进入中国香港后做得也不错,因为香港的上层社会有ball场文化和赛马文化。

《Tatler》在中国内地也搞这一套,就显得思想方向蜜汁困惑了。

说到炫富这个事儿,遇言姐想起来15年前天涯论坛上那场世纪大战。

当时,一个叫易烨卿的ID大肆炫耀自己来自上流社会。

嘲笑民工不穿鞋比非洲土人还落后,大学一个宿舍住4个人简直太可怕。

之后,一个名为“周公子”的ID横空出世,用魔法打败魔法,把对方狙到销号。

在那场大战中,“周公子”提出的核心论点是——

真正的淑女是低调、宽厚、包容、有教养的。上流阶级不歧视任何人,谁都没有权利俯视他人。

现在看来,那场论战的想象力还是有限。周公子一提到1万3千美元的红酒、纯种赛马、百达翡丽、湾流飞机,易烨卿就不敢接招了。

2020年,这些曾经让大家感到新鲜的神秘上流标志,一瓶拉菲、一块名表,甚至一架飞机,在曹译文小姐这儿早都已经不是事儿了。

社会财富快速进化,人们跟着见多识广,然而大家所仰慕的“富”,竟然还是易烨卿式的,赤裸裸的吊牌数字,甚至演化成了“有钱即正义”。

如今的网红都需要家里有矿这个puff的加持,爱豆们刷人间Gucci、人间Chanel、人间Dior。

还有周震南那样的,直接在采访中表示——

自己不需要和大众有共鸣,有家庭给他的维度就够了。

可能是因为如今大家都富裕了,就连偶像剧,女主角都不再是灰姑娘人设了,而是方便大家自我代入的无往不利的白富美阔小姐。

反而总是作梗的女配是出身贫穷觊觎主角的凤凰女,最后还得被吊打,完全是为了大家的爽点而存在。

之前,曹译文的留言区都是这种画风——

“不要理会那些酸,你是最棒的。”

然而,有钱只能说明有钱,有钱不能说明美德。

因为之前网上铺天盖地不遗余力的吹捧,曹译文和周震南的翻车就显得尤其滑稽。

搞笑的是曹小姐做了好几期英式礼仪、法式礼仪、下午茶礼仪的教学,结果一个马失前蹄暴露了空洞的本质。

最后,顺便跟家长们提个醒,别信什么女孩要富养,曹译文倒是富养了,学历也拿得出手,这又是啥坑爹的上流凡尔赛?也是应了洪晃老师的那句话——

中国社会不存在名媛,只有自己说自己是名媛的二百五。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END-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   |   拼多多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