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19岁跟定富豪,跪着给婆婆洗脚,被儿子骂“猪头”,她却说不后悔

说起《还珠格格》很多人都感慨:“小时候最喜欢的是小燕子和含香,长大才发现最想娶的是晴儿。”

小时候追剧,喜欢小燕子的女主光环和含香神来之笔的美貌,长大了才懂得晴儿取悦老佛爷时的分寸感。

在尔康和紫薇之间知退让,以及在全剧中识大体的智慧,才是剧中所有女人中最难能可贵的,一个女人的温良恭俭让几乎让晴儿占尽了。

“晴儿”一角是扮演者王艳的事业高峰,某种程度上,也是她性格的真实写照,今天小编就带大家深入了解一下真实的“晴格格”王艳。

王艳说:“我人生中第一件大事就是10岁一个人考到北京舞蹈学院,第二件就是遇见我的先生,真的只能用幸运来形容”。

王艳所说的第一个幸运是当时北京舞蹈学院的老师到少年宫选拔学员,几十个孩子都参加了,只有王艳一人幸运的通过了。

那时候,她舞龄不过4年,身姿却极其柔软,韵感极佳,在一众孩子中十分出挑。

通过了选拔后,父母咬牙让天赋舞资的小王艳独自前往北京深造。

从此,王艳柔嫩的肩膀上多了一副行囊,寒来暑往,无数个假期的末端,她都是重复在由青岛北上的火车上。

每一次离家,妈妈都要按照“上车饺子,下车面”的求平安习俗,用饺子把女儿的肚子填满,带着自己的期盼和不舍,把女儿送上火车,然后在火车发动的时候,一个人躲到火车站的柱子后面泪湿衣襟。

王艳说她至今都不吃饺子,因为她所尝到所有的饺子里,都带有浓的化不开的悲伤。

王艳和父母的付出没有白费,小小年纪,她在舞蹈方面已经取得不少成绩。

1988年,年仅14岁的王艳参加第二届“桃李杯舞蹈大赛”获得了古典舞组三等奖,当时就有美国的学校看中了她的天赋和才华,邀请她到美国学习和发展。

王艳离开青岛就已经觉得有莫大的漂泊感,再一个人远渡重洋,对她来说实在是充满着未知和恐惧,思量之后,王艳还是决定留在自己的祖国。

留在国内,王艳的发展也不错,在她大学毕业时,被分配到了铁路文工团工作。

90年代初,文工团已经算是人们梦寐以求的“铁饭碗”了,铁路文工团更是“铁饭碗”里的香饽饽,所以当年来说,王艳的工作还是很好的。

不过,幸运之神第一次吻了王艳的额头之后,就打算让她一路幸运到底,于是,王艳迎来了自己人生的一个大转折点——出道演艺圈。

1992年,《梅花烙》的剧组需要一些有舞蹈功底的群众演员。

王艳有幸参与其中,结果拍到半道,剧组又急缺一个丫鬟演员,长的小家碧玉的王艳就被选中扮演该角色,王艳从一个无言群演变成了有台词的正式演员。

演员的大门一敞开,王艳就像开挂一样,同年又出演了潘虹、寇世勋等人主演的《地久天长》,第二年王艳便等来了自己的首部女主角电影《奇侠俏妹闹热河》,之后她便一路女主戏不断,在娱乐圈逐渐走红起来。

王艳所说的第二件幸运的事是发生在1993年,这一年,她已经19岁了。

有一天,她的老师打电话给王艳说:“艳儿,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吧。”

王艳心里有点排斥,毕竟爱情需要媒人的年代早就过去,老师有点太老套了吧,但是抹不开面子,王艳还是答应老师见见这个所谓的男朋友。

见面当天,王艳连妆都没化,素面朝天就去了。

结果到了才知道,对方原来是北京的房地产大鳄王志才,他比她大11岁,而且当时还离异,带着10岁左右的儿子王烁。

王烁就是日后和周迅高调恋爱,持枪威胁刘涛老公王珂的知名富二代。

见面当天,王艳本就无心插柳,王志才貌似也并没有多大热情,俩人简单吃了个饭,匆匆结束饭局就各回各家了,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

结果,老天成人之美,过了几天,王艳生病了,王志才恰好和老师联系,得知了王艳住院的情况,马上问了病房就去探望。

王志才带了两个超级大的花篮,王艳说那是她见过的最大的花篮,病房里都摆不下。

王志才虽然人到中年事业有成,但是在小姑娘面前还是有点羞赧,他没有到王艳的病房里去探望,而是把她叫到医院楼下的花园里,俩人依然生疏,各自坐在凉亭长椅的两端,相隔几米的距离,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其实,王艳和王志才的两次见面看似都比较“冷淡”,但往往好的结果就酝酿在这样貌似无望的过程中。

没有相见恨晚,也不是一见钟情,但王艳还是很欣赏王志才稳重低调的做派的,王志才也十分喜欢王艳的温婉可人,没过多久他们就出双入对了。

和王志才在一起后,王艳先是陪伴他到澳大利亚打理生意,顺便自己也在那里又上了一段时间学,陪伴对方的同时也提升了自己。

在一起的几年里,尽管没有一纸婚约的名分,但王艳始终在尽心尽力做好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

1997年,《还珠格格》第一部开播,琼瑶阿姨亲自向王艳约戏。

琼女郎的首要标准就是哭戏要动人,而王艳的哭戏,比起李商隐的“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还珠格格》第一部是专门给王艳留了角色的。

但是王艳拒绝了,原因是王志才的妈妈生病做手术,她不放心护工照顾,一定要自己陪伴左右。

而且据说王艳的婆婆是满清皇族后裔,生活规矩颇多,护工伺候的不周到不细心都会让婆婆心生不满,不利于病情恢复。

王艳就所有的事都亲力亲为,连洗脚都像电视里伺候老佛爷那样蹲着、跪着,所以娱乐圈一直有“王艳跪着给婆婆洗脚,豪门生活不好过”的传言。

直到《还珠格格》第二部开拍,王艳才得空去了剧组,把“晴格格”——一个第三者,演绎成了人们心中的白月光,某种程度来说,“晴格格”的温婉懂事,善解人意就是王艳的本色出演。

2000年,王志才和王艳在悉尼低调完婚。

婚后第六年,王艳怀孕了,王志才喜出望外,一口气送王艳三件豪礼:钻戒、洋房和保时捷跑车。

王艳安心待产,生下儿子球球。当妈妈之后,王艳更顾家了,球球一周岁之前,她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全心陪伴孩子。

球球大一点之后,她虽然工作了,但是圈内人们都知道王艳工作的要求是:“不能离开北京,不能离开孩子”。

后来,球球已经快上小学了,王艳才放心开始工作,偶尔拍电视剧,有时候也带着球球参加综艺节目。

那些年,球球没少“童言无忌”拆王艳的台。

在参加北京卫视《妈妈听我说》时,球球毫不留情的吐槽妈妈:“我妈妈喜欢购物,但是购了物之后她就放在那不用,不吃,整个浪费我爸的钱。我爸每天赚钱赚的很多,一天能赚十几万,但她天天浪费,最多时是一半。”

参加《宝贝,对不起》时,球球直言妈妈小气,还说:“她教育我是没用的。”当着镜头直接骂王艳:“你这个猪头!”,让王艳崩溃不已。

节目播出后,王艳的豪门生活遭到质疑,很多人认为孩子的口气和说法往往折射出家庭中某些大人的态度,所以王艳在家中的地位应该不高,毕竟现实生活中一入豪门深似海,豪门梦碎的例子并不少见。

一时间网络上到处充斥着关于王艳的负面消息,但是王艳和先生王志才始终没有站出来回应,或者发声辩驳。

近期,有网友拍到王艳和儿子球球在机场同行的照片,母子两人十分亲昵,而且王艳保养得到,两人看起来就像姐弟一样,球球还十分有担当的帮妈妈拿着所有的行李,以前的传言不攻自破。

而且,在近期的访谈节目中,球球长大了,和妈妈一起回答主持人问题的时候,得体大方,母子俩还很幽默,被栏目组称为妈妈的“在线捧哏”。

主持人问到和妈妈的关系时候,球球说:“和妈妈关系一直都很好的”。

主持人又问:“妈妈在你心里排第几?”,球球毫不犹豫的说:“排第一,后面当然是我爸爸。”

主持人问起喜欢沈腾的哪部作品,球球情商很高的回答:“沈腾叔叔的作品,我就没有不喜欢的。”

如今的球球和小时候的“顽劣”状态简直判若两人,看得出,王艳把孩子教育的也很优秀。

其实,除了网上的一些负面消息,在王艳结婚十周年的时候,鲜少在媒体面前露面的王志才曾接受过李静的电话采访。

有一段评价王艳的录音,他说:“如果说有些舆论认为她嫁了个什么有钱人,我认为是不公平的……这十年如一日,就是作为女人、妻子……她做的确实是很好,我在她面前从来不表扬她,或者说我呢反而会经常给她提一些我的要求,我很欠她的……”

这段录音很真挚,也很真实,从丈夫王志才的口中,让大家更家了解了王艳的真实的妻子形象,她其实在作为妻子和妈妈的那一面是很称职的,尤其王志才那句“我很欠她的”,是十分有分量的。

《次第花开》里面说:“水看似清澈,并非因为它不含杂质,而是在于懂得沉淀;心看似通透,不是因为没有杂念,而是在于明白取舍。”

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一个人很难成就事业的同时家庭又照顾的面面俱到,王艳选择什么样的生活都是她的自由,尽管她有段时间淡出银屏,甚至可以说在事业的黄金阶段选择回归家庭,都无可厚非,因为她去完成了她今生最重要的角色——母亲。

如今,在家庭和孩子已然步入正轨之后,我们又看到王艳复出了,虽然美人稍迟暮,但经过岁月沉淀过后,她带给我们的是另外一番别样的精彩。

就像一篇专访杂志里说的:“在美丽的花丛中,王艳就如一朵静静涂芳的白色蝴蝶兰,没有那么浓烈复杂,拥有自己的独特韵味。”

她始终就是那一朵静静的白色花朵,不需要追逐太浓艳的色彩,却始终静守自己的芬芳。

. END.

【文| 黑小荳】

【编辑| 语非年】

【排版 | 枇杷】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   |   拼多多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