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艾芬回应爱尔眼科:避重就轻,推卸责任!眼科“茅台”一天蒸发275亿

1月4日下午,知名抗疫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通过个人微博@急诊向日葵艾芬回应当天早些时候爱尔眼科集团的核查报告,认为该报告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推卸责任。

节前,艾芬在社交平台称“在爱尔眼科接受晶体植入手术,5个月后不仅视力未好转,还发生视网膜脱落”。

消息一出,瞬间引发市场广泛关注,作为A股市场首屈一指的医药白马股,爱尔眼科一直是机构抱团的重要对象,2020年末其总市值突破3086亿元。但随着上述信息的出现,爱尔眼科遭遇资金抛售压力。

1月4日凌晨,爱尔眼科官方微信号火速就艾芬医生的信息进行解释与澄清,发布《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关于艾芬女士诊疗过的核查报告》(以下简称《核查报告》),指出艾芬右眼视网膜脱落与本次手术无直接关联,并表示将申请第三方机构进行检查和鉴定。

但从艾芬最新微博回应看来,其并不认可爱尔眼科的核查报告。

受此轮“医疗事故”风波影响,1月4日,元旦后首个交易日,爱尔眼科开盘大跌逾6.9%,盘中最大跌幅超过9%,最终收跌8.91%。

01

回顾:抗疫医生叫板爱尔眼科

新年伊始,知名医生艾芬在社交网络发布的《再见2020》一文中称,“年头侥幸躲过了病毒的侵犯,却在46岁生日的第二天没能躲过视网膜的脱落,右眼近乎失明。”

2020年5月,艾芬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进行人工晶体植入手术治疗白内障,术后视力更差。10月,艾芬在自己就职的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为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呈灰白色隆起,屈光不正(右眼高度近视),近乎失明。

在艾芬看来,2.9万元的晶体植入手术根本“不必做”,同时爱尔眼科在手术过程中有不规范行为:术前检查不仔细,未及时发现视网膜问题。

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图源:每日经济新闻

但爱尔眼科则对该事件有不同看法。12月31日,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在其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患者(即艾芬)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其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术后恢复结果显示,患者视力较术前明显提高,眼底视网膜平复。目前,医院正积极联络患者,邀请其到医院复查。

1月1日下午,艾芬又发布微博称,“我是个医生,从没想过当医闹。我只是希望能够以亲身经历来曝光爱尔医院在诊疗过程之中的不规范行为,同时希望我的眼睛以后还能正常地从事医疗工作。”

1月2日凌晨,爱尔眼科曾对外回应,公司成立集团调查工作组,1月1日连夜赶赴武汉进行调查。

1月4日早上5点多,爱尔眼科发布艾芬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称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公司对艾芬白内障术前、术后均做了眼底检查,艾芬女士的手术病历记录上也有术前眼底检查记录和术后第1天眼底检查记录。

同时,爱尔眼科还公布了艾芬的白内障手术前后及手术过程中的照片,指出从裂隙灯眼前节照相中可以清晰看到右眼角膜疤痕,该疤痕具有特征性,疤痕位置与艾芬女士手术录像中疤痕位置一致。

爱尔眼科表示,“对于我们的自查,或许有主观因素,或者更需要深入了解。我们希望与艾芬女士一道申请医学会和相关部门的检查和鉴定,给艾芬女士一个更加客观和公正的答复。”

对此,艾芬今日下午在其微博中指出,在2020年12月29日,其曾就眼部病情与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副院长王勇通过电话,王勇先在电话中说术前只检查了眼底中央,没有检查眼底周边,未发现眼底变性。这属于检查不够彻底,对此深表遗憾,愿意道歉。

王勇还表示,如果检查彻底,发现了眼底变性,要不要、能不能做白内障手术,要看眼底变性的治疗情况。以上所说,当时有记者听见,也进行了录音,是真实的,爱尔推脱不掉。

对此,艾芬表示,“眼底是否变性,很难检查出来吗?一点也不难,是眼科一项常规检查,治疗起来也比较容易。一项常规操作,到了爱尔那为什么不彻底?我有理由怀疑:爱尔在趋利。因为眼底变性治疗很便宜,白内障手术花了两万九千元。”

艾芬还表示,“爱尔眼科的两份通报,我丝毫看不出任何认错的态度,接下来,我会一一公布,用证据说话,用证据合理提出问题。我不是医闹,我是一名医生,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真相,为了防微杜渐。”

02

四大疑问待解

事实上,要想厘清这场特殊的医患纠纷事件,有几个问题需要多方来回答。

一、爱尔眼科对艾芬的术前检查是否充分?

术前检查是手术的必备环节,爱尔眼科对艾芬的术前检查是否充分,是艾芬首先所质疑的环节。

《中国多焦点人工晶状体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9年)》“(二)术前检查”章节中提出:

建议术前对患者进行全面检查,包括主视眼、视功能、眼压、眼底、视野、电生理或视敏度(干涉条纹视力计)、角膜内皮细胞计数、角膜地形图或全角膜光学特性分析、IOL度数光学生物测量及B超检查,瞳孔、Kappa角测量也应包括在内。对于有意向植入MIOL(多焦点人工晶状体)的患者,术前相干光层析成像术检查评估黄斑和视神经结构或功能情况,以排除手术禁忌。

2020年5月21日,艾芬前往武汉爱尔眼科医院进行就诊,由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副院长王勇进行会诊。综合艾芬此前表述及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由于自己的职称与医保报销的关系,其在2020年5月22日先在武汉中心医院进行了眼部B超与眼科OCT等检查,随后又在爱尔眼科进行了一系列检查,但艾芬并不清楚具体做了哪些检查,爱尔眼科也并未向她提供详细的检查结果。

而爱尔眼科在艾芬5月21日的病历上写道“眼底未查”、“术后结果取决于眼底”。

艾芬认为,上述这些检查并未对其眼底进行详尽的检查,尤其是在其瞳孔扩不大时,王勇没有选择散瞳检查眼底,而是没有进行周边视网膜的检查。

根据王勇讲述,对艾芬的术前检查并没有发现异常,但因为白内障的遮挡和外伤瞳孔有前粘连,瞳孔扩不大,检查范围不完整,因此并没有检查周边网膜。

术前眼底检查对于白内障手术至关重要。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主任委员、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眼科中心主任姚克此前在谈到白内障合并糖尿病的诊疗时曾表示,白内障患者如果在术前未对糖尿病黄斑水肿等眼底疾病进行及时诊断和干预,不仅手术效果会受到严重影响,手术本身也可能加重眼底病的进展,造成视力下降,严重者甚至会导致失明。

爱尔眼科1月4日的回应则表示,“集团工作组检查了艾芬女士的手术病历,在病历记录上有术前眼底检查记录和术后第1天眼底检查记录。”

显然,焦点在于王勇所说的”瞳孔扩不大,检查范围不完整,因此并没有检查周边网膜”的做法究竟是否恰当。

据界面新闻,上海一位知名三甲医院眼科医生表示,由于目前缺乏相关检查结果,这一事件目前恐怕难以判断,也无法知晓艾芬在白内障术前的真实眼底与视网膜情况。

二、未完全清楚眼底的情况下,该不该做人工晶体植入术?

在这个问题上,各个医生的说法不一。青岛市一二级医院副主任医师宋思阳表示,由于白内障患者的晶体是浑浊的,眼底状况很难全部查清楚。而且眼睛是一个球,周边的网膜是看不见的。但在做了常规检查(包括B超和光学相干断层扫描OCT)后,就已达到可以手术的标准。宋思阳认为,爱尔眼科的检查已经足够充分,如果是由他来主刀,患者做过上述常规检查就可以进行手术。

“因为即使眼部真的有病变,有视网膜脱落的征兆,也要在做了白内障手术的基础上进行下一步治疗,白内障手术是最基础,也是必做的一步。”宋思阳说道。

艾芬的手术医师王勇也在微信上回复过艾芬,因白内障的遮挡和外伤瞳孔有前粘连,瞳孔扩不大,而由于现有检查的局限性,瞳孔小,检查范围不完整,所以术前没有办法检查周边网膜。

这说明王勇已经预料到了艾芬可能会有周边网膜病变的可能性,但还是安排了手术。

然而根据《中国多焦点人工晶状体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9年)》(以下简称为《共识》)中写道:

患有合并进行性加重的视网膜疾病,如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黄斑变性、视网膜前膜、玻璃体黄斑牵引综合征……等及严重视神经疾病的患者,以及超高度近视、小眼球、角膜严重病变、青光眼……是多焦点晶体置换的绝对禁忌证。

当然,《共识》是经过专家讨论达成共识性意见,而并非绝对的“金标准”。爱尔眼科就认为,其对艾芬进行的手术并无不恰当问题。

而根据艾芬的病历单,其不但患有视网膜病变,还患有高度近视,在视网膜术后也出现了小眼球的情况。结合其术后眼压反复升高的情况,这或许也与对人工晶体的选择有关。但在白内障手术前其的眼底情况究竟如何,爱尔眼科未能做详细的检查。

三、艾芬的术后随访有没有问题?

没有随访导致眼部的病变没有被及时发现,是艾芬最终视网膜脱落的最重要原因之一。这是谁的错?

艾芬在术后发现问题时,曾主动找王勇要过最初的检查记录,而对方回复道,未保留,已丢失。这样的结果造成了术后随访没有依据可循,不清楚病变是何种原因造成。

事实上,术后随访问题也是爱尔眼科在声明中唯一承认的错误,其表示在这次的治疗过程中的问题有:仅有术后第一天的复查记录;未明确交代术后复查时间;术后其他时间的复查为挂号,也未做病历记录。

艾芬和王勇对话时曾问道:“我记得晶体术后您问我有没有眼前一亮,我跟您和黎医生都说过没有,手术过的右眼比左眼光线暗淡许多,视力也没有什么恢复。术后到爱尔复查几次,如果你们能够意识到我的眼底可能有问题,帮我找到视网膜病变的问题,我的网脱也可能避免。可是我的主诉仍然没有得到及时的重视。”

此外艾芬还对媒体表示,其在随访中的一些检查结果,爱尔眼科也并未向其提供。

艾芬资料图

四、艾芬的视网膜脱离是不是因为白内障手术?

在爱尔眼科进行白内障术后5个月后,艾芬检查出了视网膜脱离,并最终在武汉中心医院进行了手术。

爱尔眼科方面认为,考虑到“艾芬手术过程顺利,无并发症;视网膜脱离发生在术后5个月后;艾芬属于高度近视,具有视网膜脱离的高危风险”,因此艾芬“视网膜脱离与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视网膜脱离是一种不可逆的眼病,只能通过手术治疗,患者在术后的视力通常也无法恢复到术前水平,并面临许多禁忌,对日常生活造成很大影响。而造成视网膜脱离的原因存在多种,包括眼部外伤、高度近视、眼底病变、白内障手术并发症等原因。

在艾芬的案例中,一方面如爱尔眼科所言,艾芬作为高度近视患者,确实存在较大的视网膜脱离风险,但这是否意味着爱尔眼科可能对艾芬的术后视网膜脱离完全没有责任?

视网膜脱离作为一种复杂的疾病,可能由多种原因结合而诱发,如爱尔眼科在对艾芬进行白内障手术前未进行详尽的眼底检查,而艾芬在当时确实存在眼底疾病(对于高度近视者来说这是极为普遍的),存在对人工晶体选择不当,或不应进行手术的可能性。

如艾芬所言王勇对其表示,如果当初检查彻底,发现了眼底变性,要不要、能不能做白内障手术,要看眼底变性的治疗情况。

由于目前双方所展现的资料有限,是否能够有足够证据回溯到初诊时候的病情,以及究竟如何判断,也应期待后续专业的医学委员会介入调查。

03

爱尔式快速扩张

2020年,爱尔眼科走势强劲,年内涨幅达147%,且在12月31日创出75.5元的历史新高,总市值一度超过3000亿,市盈率高达149.7倍,被称为“眼科中的茅台”。

截至4日收盘,其市值已只剩下2812亿。与上一个交易日的3087亿相比,市值足足少了275亿。此外,本周,爱尔眼科将有0.32亿股解禁,解禁市值达到23.66亿元。

事实上,爱尔眼科引以为傲的商业模式是其受到诸多机构投资人青睐的主要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于2009年10月登陆创业板的爱尔眼科,年收入从2010年的8.7亿元攀升至2019年的99.9亿元,净利润由1.2亿元上升到13.8亿元,每年均以30%的速度保持稳定增长,其背后主要依托于并购基金实现高速扩张。

从2014年开始,爱尔眼科不断设立并购基金,并借助其独具特色的“分级连锁”发展模式和并购基金模式,将医疗网络遍及中国内地、中国香港、欧洲、美国、东南亚等地。

具体来说,爱尔眼科的“分级连锁”是指通过不同层级医院的功能定位,提高资源共享效率、医疗水平,完成对国内30个省会城市、直辖市及自治区首府,约2/3的地级市以及约1/10的县级市的覆盖。

截至2020年8月31日,爱尔眼科拥有国内眼科医院及眼科门诊部共计539家,其中上市公司直接持有217家,并购基金旗下322家。此外,公司还拥有香港亚洲医疗、美国MING WANG眼科中心、欧洲ClínicaBaviera.S.A、东南亚ISEC Healthcare Ltd等领先的海外眼科机构,国际化布局不断扩大。从规模上看,爱尔眼科无疑是全球最大的眼科连锁医疗机构。

上市11年来,公司市值扩张也异常迅速,市值从当初的69亿元增长到超3085亿元,2020年全年累计涨幅高达146.85%。

但随着事件发酵,新年后第一天,爱尔眼科遭遇股价巨震,其曾屡屡“封神”的快速扩张模式被部分市场人士诟病为“快速扩张跑马圈地之下,公司人才和规范化培训无法及时跟上,或存在巨大风险”。

公开资料显示,此次涉事的白内障项目是爱尔眼科主要收入来源之一,2019年白内障手术实现收入合计17.60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17.61%,是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规模第三大的产品项目。

爱尔眼科2019年财报提到,报告期内白内障项目服务收入同比增长13.97%,近两年白内障项目受医保政策的控制,手术量的增速阶段性放缓,随着消费转型升级,白内障业务转型升级取得突破,复明性白内障向屈光性白内障升级,如高端多焦晶体、飞秒白内障术式等应用增加,确保了该项目的稳定增长。

不过,在剧烈争议背后,也有机构人士认为此时恰是“抄底”时机。

沪上一家私募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爱尔眼科是存在一些问题,但这起医疗事故损害不了他的根基,抱团的基金不可能出现大规模土崩瓦解,而且目前公司已经及时作出了回应。”

21新健康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杨坪、陈红霞)、每日经济新闻、界面新闻、艾芬微博、爱尔眼科微博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   |   拼多多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