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我对“家务分工”是怎么看的?|在联合国妇女署见到了邓亚萍发言分享

本文共 1370 字 阅读约需 3 分钟

今天我去北京联合国大楼参加了联合国妇女署“为农村女性播种希望”公益项目的启动会,会上除了了解这个项目的进展,还听了邓亚萍、孙雪梅等优秀女性的发言,学到了很多,最后我还被请到台上跟大家进行了分享。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下我发言的内容。

主持人:每一个人都是多重角色的扮演者,但是可惜的是古今中外大家对女性的定位都是非常狭隘和刻板的,一方面跟你说女性适合在家庭主内,一方面又说家务劳动没什么、不值一提,今天就把这个情况往台上来谈一谈,根据您自己的切实的故事去说,那么如何打破这种传统的性别的刻板印象,先请顾老师来分享一下自己的故事。

以下是我的发言:

谢谢,这个话题其实我自己没有深入研究过,但是刚才我在台下拿“家务”、“女性”这个词搜索了自己的微博。

我平时是一个经常把日常生活跟大家分享的人,可有关性别、家务的感想分享完了,100%下面的留言都有骂我的…… 经过几次之后确实让我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认识还是不到位…… 下面我就把我逐渐改变的认识和大家分享一下。

认识到巨大的付出

我自己是2017年从医院辞职的,当时因为孩子出生了,想多陪陪家人,再去多做做网上的一些科普工作,所以我一个人整整在家里待了一年多,每天大概带8个小时的孩子,再做3个小时的家务,再花几个小时做做网上科普这样的生活。

说实话当时就真的没想到要花这么多时间,因为以前下了班之后,每天大概有三四个小时自己可以支配,我可以把这些时间设计的特别的合理,15分钟为单位做什么,一个小时干什么,一个小时干什么,每天抽半个小时到1个小时锻炼身体、保证7个小时以上的睡眠……

事实上真的一直在家里,生活中会有很多琐碎的事情,像黑洞一样吞噬你的个人生活,所以我比较能理解全职妈妈群体的劳动量。

家务与剥削

前面有老师谈到了无酬家务劳动的概念,平时可能很多家庭里都是女性在做。

对于家务劳动,我启初的认识是我收入占家庭收入的绝大部分,那我多拼命工作,再把我的收入一半以上全都上交给老婆,这就是一个挺合理和公平的选择。

但是后来才意识到如果这些家务我不做让我老婆去做,等于是剥夺了我老婆的业余时间,她原本应该是留出这个时间来训练自己,以后她可以在社会上有更强的议价能力,获得更多社会技能与经济回报,因此也是对她的一种剥削。

所以家务活要不然是两个人平均来做,要不然就是你可能雇个人或者通过电器之类方法来缓解这些矛盾

女性职场定位

再来说女性职场定位,我自然是肯定女性能力的,可能是职业关系,我遇到的优秀工作伙伴绝大多数都是女性,但是我之前跟我老婆交流,她也觉得确实有太多不公平。

比如她是一位女博士,十几年前立志是想以后在科研上有所成就,自己开个实验室,但是她身边遇到的所有最终自己开了实验室的女性,老公要不然是同行,要不然至少也是学术工作者。

明明前期做科研工作的女性居多,但是真正到了一定年龄,往往女性会考虑为老公牺牲去选择一个稳定的工作,放弃更有挑战性的工作。

这也让我意识到女性在事业上也会遇到更多波折

总之,我真心呼吁各位男同胞能够打破性别偏见,助力女性公益项目,让女性得到平等的发展机会,因为受益者不只是女性,还有我们男性。

最后我跟大家读两句南希·斯密斯的诗,与各位共勉:

只要有一个女人觉得自己为儿女所累,定有一个男人没有享受为人之父的全部滋味。

只要有一个女人得不到有意义的工作和平等的薪金,定有一个男人不得不担起对另一个人的全部责任。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   |   拼多多下载